每個人都在經歷這個世界——專訪漫畫家 安娜・海菲施

2020年獲得最佳德國漫畫家獎的漫畫家安娜・海菲施在她的第一本漫畫書《Von Spatz》裡頭,將華特・迪士尼描繪成一隻鳥、插畫家托米・溫格爾(Tomi Ungerer)化身一隻老鼠,漫畫家索爾・斯坦伯格(Saul Steinberg)則是一隻貓,但沒有誰是誰的晚餐,他們都待在有畫廊、工作室、熱狗攤與企鵝泳池的復健中心,因為作為藝術家,他們身心俱疲。

 治癒分裂的方法:追隨所愛 —— 專訪插畫家 A ee mi

創作者時常被提醒要創造自己的風格、要獨特才能被看見。「我以前也有很大的執著,要去做別人沒有做過的東西,要做到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但那種感覺,都不是真的。」A ee mi 曾想,作為一個用插畫漫畫呈現議題的藝術家或許是獨一無二的自我定位。「不是真的,意思是,我不是真的比別人更加關心議題。誠實一點講,那是我的自負。」尖銳且執著地想要傳達理念、改變他人的想法,她坦承這是一種居上位的姿態。

災厄洪流過後,柔軟而濕潤的重生福音 ——《JOJOLion》

傳承了十四代的荒木本家,於海嘯期間就被沖走。這場災難相信對荒木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衝擊,或者亦改變了他為 JOJO 預先定下的創作訪向。不惜用十年代價完成的第八部作品,以福音為名,就是關於重建家園,迷失過後尋找身世和家人的故事。或者,是荒木自身以創作療癒精神創傷的一次漫長苦旅。

《藍色時期》現正徬徨,《塗鴉日記》給出回應:畫吧!

好不容易考上藝大的八虎,沒多久就被各種挫敗所淹沒。「冒牌者症候群」(Imposter Syndrome)式的自我質疑,以及面對教授此般質問,尚無力反駁而倍感挫敗的失落,差點將八虎從追求美術的路途上擊潰。尤其對照他初接觸美術時,從佐伯老師身上習得的道理,就更讓這番評語顯得諷刺 —— 最初不是說做美術創作,重要的是誠實嗎?為什麼真誠地去進行創作以後,又要被評價這份「真誠」是否必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