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今天而活01

1920 年代,她們只為今天而活

1918 年,正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時,而對於女人來說,則是充滿了自由與解放的未來。她們不再認為自己​​只屬於廚房和家庭,她們也是社會中的一分子。她們具有與男人一樣的能力,除了工作外,也可擔任責任更大的管理職務,收入也因此大幅提升;有了錢,女人就可以決定自己如何去花費。

專欄作家-v3-2_駱以軍_物之書

漫畫租書店

很難跟我的兒子們描述,我在他們這年紀時,藏身在永和小巷弄裡的小租書店,扮演著一個少年連結那像深網的海底世界。是的,那是還沒有網路、智慧型手機的世界,小鎮有電影院,但電影票太貴,或還不是十三四歲少年能常進去的處所。

蜂與蜘蛛01

蜂與蜘蛛

上過兩回養蜂課,還沒認真到可以開始養蜂取蜜,不同的養蜂老師一開始都強調了幾件事:小蜜蜂是溫馴的、多數的蜂是獨立蜂、蜂對於生態很重要。粗淺地上課之後可以馬上養野蜂,方法很簡單,只要幫牠們蓋旅館,若是條件適合,附近的獨立蜂就會搬進來。

Beauty Queen Waving

選股 vs 選美:資訊與多層思考

預測選股和預測選美的運作原理非常類似。如果我們要預測選美結果,我們就不是要選出「實際上最美的人」,而是應該挑出「大家認為最美的人」。或許由此,我們便能略窺為何會有泡沫的產生:鎂光燈下的幻影,常常只是眾人投射的結果,難保神像沒有因為太潮太濕而崩塌的一天。

與世界即興對話03

與世界即興對話 —— 攝影師薇薇安‧邁爾

美國攝影師薇薇安‧邁爾(Vivian Maier)的故事曾被拍成入圍奧斯卡金像獎的紀錄片《尋秘街拍客》(Finding Vivian Maier)。邁爾的傳奇一生,直到今日仍是討論的話題, 以下為兩位在台灣新生代攝影師阮璽以及阿默 mookio 一起聊邁爾的創作給他們帶來的影響與啟發。

專欄作家_李明璁

我曾在那兒,遇見什麼樣的自己

我總是習慣在醒來片刻就開始發呆。尤其愈來愈冷的季節,所謂異國情調不過是晨間的一縷冰冷空氣,從窗櫺縫隙悄悄鑽入面頰毛細孔。十八年了。如果從那刻以後的自己有了什麼新生意義,「新自己」如今也已成年。永遠記得當時的不安感,幾乎蓋過了興奮。這是我和「新自己」相遇的第一晚,與其說新奇陌生,不如說一切似曾相識 (déjà 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