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 年代,地球人的太空幻想

1960 年代是個瘋狂的年代,美蘇強權爭霸從陸地轉移到太空,人們無不黏在電視機前目睹這場瘋狂競賽。到了今天,地球人的太空探索一直是科幻電影和時裝設計師的創作靈感,隨著時代推進,地球人的造型也經歷了一場隨科技演進的幻想之旅,如果有一天人類真有能力漫遊星際,他們會穿什麼樣的衣服出發呢?

農耕機

「人要運動、不是勞動,搞清楚這兩者的差別,前者是對身體有益的活動,後者只會累積損害,打掃家務那種事情交給機器人吧。」身分是籃球教練的醫生跟我說。身體清楚地告訴我,做工、務農、打掃、坐著用電腦,只會帶來不舒服……

左邊右邊

踢左邊還是踢右邊?球員的終極策略

現在假設你站在罰球線前,守門員站在球門正中間。你有什麼選擇呢?大致上不脫:「左、中、右」三種。但在罰球中,不會有一個雙方老是跳同一邊的策略,而是需要隨機靈活變動。不過隨機要多隨機才好呢?

夢幻泡影再現IMAGE02

經濟漸回溫,日本光輝年代的夢幻泡影再現

「年輕人如今感到焦慮,因為他們活在不穩定的時代,」原田洋平表示,「這就是為何愈來愈多人都在尋求穩定生活,而公務員職位變得如此炙手可熱。」,舊時代的風尚雖再度席捲街頭,年輕人對未來卻仍感到茫然。從屏棄、懷念到身體力行,日本社會終於開始面對泡沫年代,以及那已逝的輝煌。

專欄作家-v3-4_林承毅_潮流考現

路上觀察遇見城市真實

無論那個城市你去過多少次,有多熟悉,每一回進入之前,你都能試著把經驗歸零,讓一切眼見為憑,唯有感官的真實體驗,瞬間的接觸就是城市最真的一切,而這不就是旅人旅行所追求的?

盤根之森_立體書封

盤根如鬼魅感染一切生靈——《盤根之森》

近期出版的奇幻小說《盤根之森》,這是一本台灣讀者不會有距離感,而且戲劇性極為豐富的奇幻小說,既是奇幻故事,充滿魔法咒術與邪惡妖怪,但在人性黑暗之外,法力無邊的森林也盤根如鬼魅,能感染一切生靈,宛如一則生態寓言。

鍾曉陽630

請讓我再說一遍故事 —— 作家 鍾曉陽

一度離開寫作又重返寫作的鍾曉陽,在沮喪的時候,曾經跟天或神談判,請求再寫個十年便滿足。她一點一滴地將自己過去創作的長篇小說《遺恨傳奇》,重新寫成《遺恨》,帶領讀者重返香港黃金時代。以下是鍾曉陽接受《週刊編集》的訪問。

語言的立體主義IMAGE

語言的立體主義—— 周育正的「衛生」思考

這次的《刷新》展系列所呈現的,是周育正圍繞著「衛生」的思考,然而他把「衛生」放在更為複雜的語言架構下來處理。藝術家採用了數位網路社會的認知模式,展名的概念之間與展場的物件之間是網路關鍵字的統計關係,而非理性語言結構的推論關係。

重回棒球場

槍擊案一年後,重回棒球場的國會議員

6 月中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上萬名棒球迷湧進華盛頓國民隊的主場,但他們不是為了國民隊而來,而是來欣賞華盛頓最悠久的傳統賽事——國會棒球賽(Congressional Baseball Game)。對於許多議員來說,這不只是一場棒球比賽而已。

水豚01

療癒系教主——水豚

若將人類對動物的喜好視為一種流行,那麼水豚肯定是這幾年竄紅最快、最受矚目的動物之一。早幾些年,日本的卡通角色「水豚君」,還常被當成是虛構的生物,現在則有不少水豚討論社群,彼此分享各地拍的水豚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