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也許不知道的星戰黑歷史

我個人支持這種改變;路克在舊外傳裡犯過類似的錯,但他一直維持著某種聖人的形象,但七部曲過度仿效舊作的路線已經證明,現今觀眾並不想看一樣的東西。此外,有些舊外傳故事其實很有意思,有些回顧起來還更具爭議性,或者讓人莞爾。路克在舊外傳裡是什麼樣子,又做過哪些事呢?

《最後的絕地武士》傳奇的消亡與世代新生

本片上映後獲得多數影評人與大眾口碑的盛讚,卻在部份死忠星戰迷口中成了「有史以來最糟的星戰電影」,其實和當年《帝國大反擊》做為續集上映時獲得的負面反應相當類似。除了背離各式影迷理論與期望的破格,以及近年好萊塢在性別政治上的爭論,導演著力於主題和形式概念卻難以兼顧劇本與風格調度上的硬傷,也難免讓人見鏠插針,《最後的絕地武士》能否成功為系列開創新局尚待時間的考驗。

《星際大戰》全星會

如同電影一般,《最後的絕地武士》的製作人及卡司群涵蓋了從黑暗到光明、從嚴肅到傻愣的光譜,他們全都出現在同一場對談裡。演員們在電影首映的前一天聚首,氣氛時而莊重如高中畢業典禮,時而像是續攤派對。在此,強森、蕾德莉、波耶加、哈米爾、崔佛、瑟克斯、伊薩克、克莉絲蒂、格利森、特蘭和鄧恩齊聚一堂,討論《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的相關問題。以下是對話的編輯節錄。

憑藉想像力,任何人都可以漫步太空

我們仰望星空,在書籍、科幻電影中作著太空夢,卻鮮少有人能真的穿越大氣層探索宇宙。在美國猶他州沙漠中,火星學會於2001年建立的火星沙漠研究站(MDRS),正有一群研究人員模擬人類如何在「紅色星球」上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