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喝一杯!粉紅葡萄酒 

清爽易飲的酒款在夏天倍受歡迎,粉紅葡萄酒(Rosé)在酒色視覺上塑造了溫柔可親的性格,普遍受到喜愛。隨著來自「非經典酒區」葡萄酒品種與釀造方式理念推展,增加了品酒愛好者認識更多葡萄品種個性的機會。粉紅酒不僅會是甜美可愛的酒款,也具備多元的風味。

粉紅酒淺淡不一的酒色來自葡萄品種與釀造方式差異,釀製粉紅酒的葡萄品種果皮顏色也相對較淺,像是法國南部普羅旺斯區域粉紅酒,主要以果皮較薄的紅葡萄品種格納希(Garnacha)與白葡萄品種侯爾(Rolle)釀成——其中格納希這個品種果皮薄,果汁能染到的色素較少,天然酸度也較高;侯爾源自義大利,是禁得起地中海炎熱氣候且能維持酸度的品種。

西元前地中海兩岸是貿易頻繁區域,商人引進葡萄樹,當時出產的葡萄酒並非今日的紅葡萄酒,葡萄被壓榨後很快就進入發酵階段,因此酒色並不深。直到西元前二世紀羅馬人佔領普羅旺斯區域時,馬賽的粉紅葡萄酒已經非常出名,而後隨著羅馬帝國貿易網絡形成而廣為人知。

 在葡萄園中向來需要大量勞動,而費時費力的苦工成為入門磚。英國葡萄酒大師協會(The 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葡萄酒業內專業認證大師馬克‧派格(Mark Pygott MW)一路學習釀酒知識、經銷工作,到通過嚴謹的大師認證經歷,便是從葡萄園開始。2002 年他決然帶著家人從英國移居南法隆格多克(Languedoc)在陽光下揮灑汗水勞力工作,重複地將枝條嫁接在葡萄藤上,更要負責整地。「雖然辛苦,但因為一邊工作一邊聊垃圾話,我的法文進步了,也認識一些講西班牙語的夥伴,在戶外勞動身體是很滿足的。」派格表示,相對其他法國葡萄酒經典產區,朗格多克十分適合當時新手的他藉此認識酒業。

而後派格再度搬家,幸運地進入酒莊工作、成為酒經銷商,遇到大方傳授的釀酒師,學習更多釀酒知識,甚至獲得機會嘗試調配出自己的第一批酒——由格納希、仙梭(Cinsaut)、以及卡本內釀成的粉紅葡萄酒。

派格曾進口法國境內的粉紅酒至英國市場,產區多來自西南法、隆格多克、羅亞爾河南部,以及松賽爾。「特別在西南法,那裡有埃吉多拉(Egiodola) 這個品種釀成的粉紅酒,若想要找雄壯性格的粉紅酒,來自南隆河塔維爾(Tavel)產區出產的酒也適合搭餐,」派格強調,「即使是普羅旺斯區域的粉紅酒並非全都是輕柔可愛的。」在隆格多克那區慕維得爾(Mourvedre)這個晚熟品種釀製而成的粉紅酒,陳年潛力很好,品嚐起來較有深度,呈現完全不同風格。派格的著作《33杯酒喝遍法國》提供各區最能觸動派格的酒以及延伸酒單,「我知道,釀酒人要講的故事全都在這一杯裡了。」派格表示。

 「最理想的酒取決於釀酒者的決定,與消費者的口味。」派格說。想要找 20 歐內便宜易飲的粉紅酒,當然是選年份最近的趁年輕喝——畢竟全世界大多數的酒都是釀來立即享用——如果要找有深度可存放的酒款,建議可以選擇浸皮比較久的酒款,釀出來單寧含量較多,這是因為單寧量大,陳年潛力較優,也需要時間才會充滿信心在杯中展現迷人風貌。另外,他也舉例普羅旺斯帕萊特(Palette)產區的西蒙帕萊特(Simone Palette)酒莊有一支可存放的頂級粉紅酒,在台灣由進口商心世紀代理,別看它顏色深重,也是歸類為粉紅酒。

喝各種酒類,不論是哪一支都會隨溫度上升,酒精感更明顯(註),一下子就品嚐不到葡萄酒精緻的風味。「有次我在外頭吃飯,室溫超過 25 度,我點了杯紅酒請求侍者提供冰桶與冰塊,侍酒師覺得疑惑紅酒為何我會要求冰鎮?」派格表示,室溫 25 度對葡萄酒來說都太熱了。

註:不是因為溫度上升就從 14 度變 16 度,而是在口中的感受變明顯了。

紅葡萄品種格納希(Garnacha)。(繪圖:Michael O’Neill《33 杯酒喝遍法國》積木文化 2018)
白葡萄品種侯爾(Rolle)。(繪圖:Michael O’Neill《33 杯酒喝遍法國》積木文化 2018)

Chateau de Pibarnon, Bandol Rouge 釀製流程圖

自流汁+壓榨汁=粉紅酒

(繪圖:Michael O’Neill《33 杯酒喝遍法國》積木文化 2018)

淺淡的酒色主要來自於釀造方式,這款粉紅酒主要以自由汁(free run juice)釀成,即葡萄經溫和壓榨後,讓果汁自行迅速地流出,以避免果汁被果皮染上過重的顏色。

留在桶槽內的果皮則另行壓榨,但酒莊僅使用第一批壓榨汁調配酒款,目的同樣是為了避免顏色或單寧過重而改變釀成酒款的風格。

(繪圖:Michael O’Neill《33 杯酒喝遍法國》積木文化 2018)

法國非經典產區怎麼分?葡萄酒大師馬克‧派格解析

口述:馬克‧派格、翻譯:潘芸芝

法國經典酒區時常被提起的,是香檳、波爾多、布根地、羅亞爾河,除了酒品質好之外,能成為經典區域的原因來自其歷史與地理因素。像是波爾多就在港口旁容易輸出葡萄酒到英國與全世界,波特酒產地也是在港口旁邊;或是地理所在屬於強大王國與公國,出產的酒使得人趨之若鶩——這些區域的酒好,也很幸運。

非經典產區是那些相較不那麼幸運的產區,像是侏羅、阿爾薩斯、隆格多克、普羅旺斯……等,少了政治誘因促使區域發展葡萄酒產業。例如位在德法邊境的阿爾薩斯經長年戰亂,一下是德國一下子是法國,更動國境數次,就很難穩定地生產。

另外,經典區域的酒風格明確,大部分的消費者也比較容易清楚記憶。舉例我待過的隆格多克主要產酒區跟子區分野較模糊(但並不代表那裡的酒不好),一旦區域裡的葡萄品種多風格也就多,不像是波爾多或布根地那樣有清楚明瞭的故事可說。事實是,知名產區、價格偏高的酒並非都好喝,有些不知名的產區、價格偏低的酒也不是那麼差。

而通常高價的酒通常也是夠具代表性的酒,它們成功地定義了當區的葡萄酒風格——值得你付出荷包品嚐。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