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曾是人類邊界,但新世界正在召喚我們

在蘇聯成功送入太空的首個人造物「史普尼克1號」後僅僅12年,阿姆斯壯便踏出了他那「一小步」。假如當初的步伐不斷持續下去,搞不好現在火星上都有人類足跡了,而在1970年代確實有許多人是這麼期待的。但是,當1972年阿波羅17號安全返回地球時,整個阿波羅計畫也劃下句點。半個世紀之後,它仍然是人類操控太空飛行史上最偉大的壯舉。

面向宇宙發送信號—— 封面攝影師 佐內正史

出道至今,佐內正史在拍攝雜誌封面人物與廣告導演的工作之餘,出版超過二十本攝影集;不僅由大出版社發行攝影書,或出版社企劃以太宰治等作家著作延伸的視覺書,更在十年前創立個人出版品牌「對照」,以超大的開本與特殊紙張設計攝影集。他笑說,自己都把賺來的錢花在出版攝影集了,同時,在每一本銷售出去的書上慎重地簽名作畫,讓每一本書成為一件獨一無二的時間創作。

「溜冰時,我只感到自由」

以往,膚色或將成為她們溜冰路上的一道阻礙。於是,在紐約哈萊姆區,一個專屬於有色人種的花式溜冰學校成立了,希冀能給予這些熱愛溜冰的女孩,不受打壓的自由、自信與自尊。有著黑棕膚色的女孩們隨著樂音在冰上舞蹈,挑戰著花式溜冰長久以來由白人主導的傳統。

《岸邊露伴在羅浮》

十年前,立志成為職業漫畫家的岸邊露伴,在投稿處處碰壁時,邂逅了美麗的少婦藤倉奈奈瀨,意外得知羅浮宮收藏一幅世界上最黑暗的畫。十年後,已是全球知名漫畫家的露伴,為了親睹這幅畫作,潛入了不為人知的羅浮宮地下隧道,卻遭遇一連串驚悚駭人的事件,意想不到的黑暗即將來襲 ……

逆向再造—— 專訪插畫家 玉承哲

自童年時期接觸到日本動畫,插畫家玉承哲把動畫人物解構並重新組織成獨特的數位向量圖,接著把數位圖像再造成實體藝術作品。而充滿角色面孔特寫、省略背景的畫作雖沒有戲劇情節或言語解釋,卻傳達緊張、震驚與恐懼等強烈的情緒,這些誇張表情所傳遞出的焦慮,更讓作品的衝擊感加劇。數位化環境下,他的作品揭示了「挪用」在當代藝術環境中的多樣性,也反映圖像的生成和消費方式,已然從根本上發生了變化。

玫瑰色叢林之外 攝影師 Richard Mosse

莫斯在攝影集《Incoming》裡說,「相機似乎同時喚起講故事的三種模式:神話、紀錄片,以及科幻小說。」過去莫斯駐點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超過三年,透過二戰的軍用攝影技術:紅外線攝影機記錄剛果的軍事衝突與地景,呈現了超現實的玫瑰色灌木叢林;近年則是使用於戰地偵查與邊境監視的軍用機器:熱顯像攝影機,可從約 30 公里外探測熱輻射,偵測出人體熱能的監視技術設備,記錄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難民的移動。當武器作為一種觀看方式,透過影像,觀者得以重新審視軍用攝影機其道德、技術、隱私與美學等議題。

東京印象

我愛上了東京,於是留了下來,漸漸地它變成了我的第二故鄉。同樣地,隨著這個國家越來越像是家鄉,我開始替它拍越多照片。後來我在拍照上越來越認真、越來越常攝影,逐漸累積了這些主題。每一個主題都呈現了日本和日本社會的不同面向,而我在這裡住得越久,我對日本的興趣越深。

擦身而過的夏日午後 —— 插畫家 木內達朗

擦身而過的畫面,繽紛的色調,意想不到的風景,不露聲色的動作和表情⋯⋯溫柔和清爽相互融合,彷彿在插畫裡度過晴朗的週末,有一種熟悉的親近感,活躍於國際的日本插畫家木內達朗,畫出溫暖人心的懷舊氛圍,作品不僅刊載於紙本,與世界品牌合作街頭廣告,郵票設計甚至印刷成上億張發行,以下為《週刊編集》與木內達朗的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