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紅包錢存到哪裡去了?

農曆新年是一年之中小朋友的快樂時光,但同時也是大人們的無盡惡夢。對於受紅包階級而言,每年手裡可以有幾天的時間拿到大包現金,心裡總也是樂滋滋。但新年過完以後,爸媽就會善意地跟小朋友說,要把紅包拿去存起來。雖然從小培養理財觀念很好,不過這筆投資什麼時候才會拿回來就真的不知道了。

我們可以把紅包想成一種長期的財務工具。在你領到第一份薪水前、還是受紅包階級的時候,你會每年拿到來自父母或是親戚們的紅包。但是等到你開始要發紅包時,你大概不好意思再收紅包,甚至還要當開始發紅包的人。如果幸運地,你是個有後代的異性戀,而且你的後代願意參與這個比老鼠會還坑人的紅包基金,那麼在你年老以後,又會開始收到後代給你的紅包;然後在後代有孫子以後,你會再給孫子紅包。

我們把這個簡略的紅包鏈模型按照時間軸寫清楚的話,會長得像右方這張圖表。

括號裡面的數字代表的是給紅包或收紅包的對象會跨的代數。在這一個簡單版的模型裡面,我們假設大家都只會生一個小孩,平均而言也只需要給一個親戚的小孩紅包。另外,我們大致可以把每一個人生階級的時間長度都設定在二十年,大抵還算是符合現況。

當我們在考慮這個互助會可不可能永續維持下去的時候,必須確保兩件事情。第一、紅包互助會長期而言必須不會虧錢。第二、在每一期當中,每個人都會願意繼續參加,不會隨時想跳槽。

我們首先確認第一個條件。我們會發現,在目前的狀況下,人生中會收到的紅包一共是六份:小時候收到雙方祖父母各一包、父母一包、親戚一包;老了又收到子女包的兩包。支出也是六份:在你長大之後要包給父母兩包、親戚兩包、生了小孩加一包、抱孫之後還有一包。這個複雜的紅包互助會系統,至少在第一階段不會讓你虧錢。

接著是第二個條件。首先,你是小孩或有兒孫的時候,你當然不會想要退出互助會──因為你是拿紅包的既得利益者。但當你長大,成為要包紅包的人時,你大概會很想自己獨立從此跟家裡老死不相往來。如果我們沒有其他防護措施的話,的確就沒辦法維持住紅包制度。但這時,父母就會開始旁敲側擊:唉呀三叔的二媳婦又賺多少錢給爸媽隔壁王阿姨的大兒子如何如何。聽了之後,做子女的當然是要手伸進口袋裡面孝順一回父母,然後期待老了以後也能得到兒女的孝心。

因為社會對違背善良風俗的其他選項有所限制,所以這個均衡可以維持下去。兩個條件都滿足,紅包互助會終於還是可以成為優良傳統。

那麼父母幫子女存錢呢?我們這樣考慮:每一個父母都跟子女拿A%的紅包。如此一來,在幼年期,我們身上就會只剩下(100-A)%的紅包。如果這個均衡長久以來能夠維持,那麼當我們為人父母時,身上也會多出可以周轉的A%紅包。當我們只有一個小孩的時候,整體的結論是沒有差異,因為紅包總數不變,只是拿在手上的時間不同。所以爸媽幫你把紅包存起來,某種程度上也是有道理的──只是他們是把你現在的紅包,利用契約存到當你為人父母之後而已!

※ 白經濟本站將發表更精細的模型,預測也類似。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一讀!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