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〇年代的插座、零食、貼紙,與有朝一日要擁有的土星主機——插畫家史蒂芬・莫里斯・格拉漢姆

interview with
Stephen Maurice Graham

史蒂芬・莫里斯・格拉漢姆的創作靈感來自科技、社群軟體、二手書以及他的最愛:電動。在一系列插畫中,處處可見史蒂芬對遊戲的熱愛。今年2月,他為電動雜誌《Lost In cult》繪製的插畫以遊戲主機「SS土星主機」(Sega Saturn)為主題,並以插頭插座、零食、貼紙等小物件營造當時的年代感;4月,他為 Intel 的藝術家合作計畫繪製了一幅巨大的辦公桌墊〈The Way Way Back Machine〉,畫中遍布著各種小公仔與當時熱門的電動遊戲光碟,將觀者帶回筆記型電腦首次出現的九〇年代;而後發表的個人系列作品〈那些經典的日本個人電腦〉則記錄了1982至1998年間,日本個人電腦的外觀、功能與實驗性發展。

史蒂芬的插畫線條大膽、色彩繽紛,且總是讓人會心一笑。上班偷畫畫、甚至畫到被解僱的他,原本不知道未來該何去何從,而畫畫逐漸成為表達情緒的出口——「那真的填補了一個空缺,一股歡欣之情油然而生。」

Stephen Maurice Graham / @lovebloodcreative.com

About Drawing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畫畫的?

我想大部分走藝術這行的人,通常是小時候在創作時被稱讚或鼓勵,或者至少從回饋中獲得了一種滿足感。在6歲那年,有人說我是班上最會畫畫的人之一;如果有同學畫得比我好,我會求勝心切地渴望進步,並因為無法在紙上畫出我腦海中的草圖而懊惱不已。最重要的是,擅長這件能讓自己發自內心快樂的事令我自豪,我也喜歡其他科目,但繪畫和寫作這類從無到有的創作最能帶來成就感。

現在年紀比較大了,我認為培養自己的內在真的很重要,人類是有創造力、有夢想的生物,透過創作來表達自我是情緒的重要出口。繪畫填補了一種空缺——畫畫幫助我梳理問題,也讓我回顧自己。

你如何成為一名全職插畫家的?

2005年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在工作之外的閒暇時間裡隨處作畫,我會畫在公司的筆記本、影印紙、白板和便利貼上。在幫當地樂團繪製小誌和海報後,我才更深入插畫家這一行。受到金融海嘯波及,我在2008年被解僱了,因而想試試看做個全職插畫家;起初由認識的人從中牽線,介紹了幾個案子讓我有個切入點,之後幾年的經歷像非正式的大學課程,我邊做邊學。過了好幾年,我的插畫事業才真的有起色,開始與各大報刊合作。

你的靈感來自哪裡?

我主要透過視覺刺激來尋找靈感。我每天瀏覽 Instagram 和 Twitter,看看我追蹤的藝術家們分享的各種作品——電影、時尚和視覺藝術——這讓我獲得了很多靈感,現代人每天接收到的視覺資訊真是多得驚人! 

我還喜歡從二手商店蒐集印著有趣圖像的書,像是舊廣告、汽車設計、小手冊、動物和奇幻生物圖鑑、遊戲、動漫、時尚和平面設計。這世界上有太多書有著你可能從沒想過的圖像;我最近很著迷於一本專作菜單設計的絕版書,聽起來可能很無聊,但你如果在網路上看過一些內頁,會發現人即使在限制之下,還是有許多讓人大開眼界的創作。

請分享你的創作過程。

我會花很多時間來調整、雕琢作品。幾年前,我會在草圖階段就鉅細靡遺地畫出所有細節,但那會拖慢進度,所以我現在會畫個粗略的草圖,過程中再隨時修改,這樣比較快。電腦繪圖可以隨時修改任何內容,不像以前用鋼筆和墨水的時候那麼讓人崩潰!

我喜歡先瞭解客戶的需求,然後研究主題,並勾勒出一些初步的想法,看看哪個方向比較適合。接下來,我會開始創作整幅作品,並寄新的版本給客戶,聽取他們的建議、邊畫邊調整,看看怎樣成果最好,整個創作過程都要保持彈性,這並非一氣呵成。

The Modding and Homebrew scene of the Dreamcast。
Japan Only Exclusives。

Video Games!

跟我們聊聊電動!最近最愛的遊戲是?

我超愛電動!電動可以承載無限的創意,每一個遊戲都是完全不同的體驗。電動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靈感泉源,雖然我現在因為工作和家庭不能盡情地玩;但時間允許的話,我喜歡一次只玩一個遊戲、破完所有關。

我最近都在玩《艾爾登法環》,雖然有點難、還沒有什麼進展,但探索這個世界很有趣,且意外地很放鬆! 我幾年前非常喜歡《碧血狂殺2》(Red Dead Redemption 2),這個遊戲讓人身歷其境,我超愛在遊戲裡騎著一匹馬、到處晃晃,單純欣賞這設計背後的浩大工程。

你的作品中有許多懷舊的遊戲主機,你自己有在收藏遊戲機嗎?

我沒有蒐集很多實體遊戲光碟或主機,大部分是打電動,但我剛買了一台 Wii,最近在蒐集遊戲光碟。我知道 Wii 對大多數人來說是十幾年前的東西了,但我從沒擁有過,直到現在才發現它多好玩。我原本是想買給小孩當作他們第一台遊戲主機,結果我玩得比他們更開心! 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擁有一台日本的遊戲主機「SS土星主機」(Sega Saturn),因為我喜歡它白色的設計和遊戲搖桿,等我更有錢一點,我會去找一台⋯⋯

你最喜歡哪個遊戲?最愛的遊戲角色是誰?

我最喜歡盧卡斯藝術(LucasArts)發行的《猴島的祕密》(The Secret of Monkey Island),他們最近宣布了原作者今年會推出續集,所以我非常興奮。最喜歡的遊戲角色則是《卡比之星》的卡比,他的角色設定很完美,粉嫩又可愛,讓人好想抱抱他。但只要想到他的能力是可以吃掉、複製敵人,就讓人有點毛骨悚然,還是只有我這麼想? !

The Sega Dreamcast。
 Game Boy。

About the Artwork

在你的作品中,幽默感似乎很重要,為什麼?

確實很重要,我認為幽默感是一種與觀眾互動和引發迴響的方式。每個藝術家的作品都承載著他們的情感,可以引發各種不同的情緒,像是溫暖之情、敬畏之心,甚至是毛骨悚然的感覺。對我來說,就是幽默,我喜歡想像人們放大我的作品,發現一些有趣的小笑話或人物,點亮他們的一天。

對你而言,插畫、漫畫和動畫的差異是什麼?

對我來說,它們是形式各異、但都能傳達訊息的媒介。透過插圖,你能用單一的圖像來表達所思所想;漫畫和文字更有關,你在連續性的圖像中構築、撰寫並傳達一個訊息;動畫則關乎著圖像連續變化的節奏,這些圖像負載了你想體現的情感。每個領域都有細微的不同,也分別有需要掌握的範疇,即使它們乍看之下似乎都以繪畫為中心,但畫畫只是第一步。

對你來說,創作過程中最棒及最糟的部分是什麼呢?

創作最棒的是,這是個身心靈協調合作的過程,讓人非常放鬆,你不用多想自己在做什麼,而是相信直覺。最糟的可能是截稿日!如果截稿日很趕,會很難自然而然地想出好點子,我會為了在時間內畫出好作品而焦慮不已。幸好那通常只是沒來由的擔心,我現在已經學會如何處理這種情緒,所以我能專注在創作上。

請挑一幅你想分享給讀者的作品,並聊聊你想傳達的訊息。

我最近為電動雜誌《Lost In cult》 畫了一幅跟土星主機有關的作品(就是我很想要的那台遊戲主機)。畫裡所有的細節都很符合主題,完美地重現了我腦海裡的影像。我曾經畫過類似的作品,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成果最合我意。

這幅畫的藝術指導希望能呈現連著電視的土星主機,就像九〇年代這台主機剛發行的那樣。我有找到一些參考圖片,但沒有一張可以完美地定調故事的時空背景,所以我開始分頭查找各種可以建構九〇年代感的物品:插頭插座、零食、貼紙,和特定時期的小公仔包裝,這些小細節巧妙地強調出時空背景。

你在 Instagram 的大頭貼是一顆蛋嗎?可以介紹一下他的個性、興趣還有他相信的陰謀論嗎?(聽說他相信地球是平的。)

沒錯,那是一顆蛋,這是《Vice》以前還會推出漫畫時,我為他們設計的陰謀論角色。這顆蛋的由來是 Twitter 預設的大頭貼:一顆在藍色背景裡的白色雞蛋——那通常也是假帳號慣用的大頭貼。所以當我在創作這部漫畫,描繪憤怒網民大談陰謀論時,這個角色會長得像雞蛋還滿合理的。 

在其中一集,他的地平說被證實是對的,但那只維持了一下子;當地平說變成主流,他反而開始攻擊這個理論,寧願相信地球是圓的。反正總會有邊緣人顛倒是非,只要有人願意聽他們的垃圾話。反主流的傢伙們最討人厭了,但他們也蠻好笑的。

SLICE-Wall Mural。

About the Artist

不畫畫時,你會做什麼?

我很幸運地住在鄉下,所以午餐時間我會和我的狗在午後陽光下散步,晚上我會和妻子柔伊(Zoe)一起看很多電視或打電動,最近我們很期待《絕命律師》的結局!我們的孩子還小,所以現在很難出門。

你之前把《歡樂一家親》(Fraiser)做成 T 恤和遊戲片,這部影集如何影響你?

我小時候很愛《歡樂一家親》,雖然我完全不懂裡面引用的台詞,那時候希望自己長大能過著裡面人物的生活。現在想起來很好笑,劇情和我的生活差了十萬八千里! 九〇年代是美國傳統情境喜劇的繁榮時期,那些年我什麼情境喜劇都看。你在網路上仍可以找到它們,這些影集一追就像是個無底洞一樣。大家可以去看看《城市中的卡羅琳》(Caroline in the City),它超真實地呈現了報紙漫畫家的生活!

對想要成為插畫家的年輕人,你有什麼建議?

我會建議年輕的創作者多做他們想發展的作品形式,如果你想為社論畫插圖,可以試著把作品塑造成相對應的風格,這樣才比較有可能得到機會。記得看看其他創作者在做什麼,看看什麼樣的風格和作品可以吸引人。多練習、磨練自己的風格,但不要被它困住,多多嘗試,記得要讓自己快樂。

未來有哪些想實現的目標?接下來有什麼工作計畫?

我很想參與遊戲設計裡,所有藝術相關的設計,不管是故事概念、角色設計,還是分鏡腳本都沒問題!我真的超想試試看,但我的作品風格比較強烈,所以遊戲本身必須和我的風格同調。

最後,你還有沒有什麼想分享的?

我覺得這個訪談很棒,回答這些問題真是有趣!我只想補充一下我很常用 Twitter(@400facts),歡迎大家聯絡我,並問些其他問題,我很想看看台灣的讀者都在創作些什麼,謝謝《週刊編集》的邀請!

Stephen Maurice Graham / @lovebloodcreative.com
 Dungeon Master。
Mana Dealer。
 The Ways We Watch。
 Conspiracy Nut。
我曾經也像你一樣。/只是羊群中的一隻羊⋯隨波逐流。「老師,答案是3.14。」/直到我睜開眼看看世界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我的覺醒要感謝網紅「起來吧培根69」「這就像是,如果你問航空公司飛機雲(Chemtrail)是不是生化武器,他們只會否認⋯」/他都實話實說。「一個月只要10元美金,我就會如實告訴你一切。」
 Conspiracy Nut。
「號外!號外!科學家證實了地球是平的!」「我要!我要!」/「我就知道!政府一直都想騙我們,但現在真相終於被揭曉,大家都會發現我才是對的,會給我一些該死的尊重。」「嘿!蛋!」/「小蛋蛋,你的房租過期沒繳⋯」「你沒聽說嗎路易?地球是平的欸老兄!」「你的房租還是沒繳。星期一之前繳房租,不然我就會把你變平,聽懂了沒?」/工作中⋯「⋯所ㄛㄛㄛㄛㄛ以,地球其實是平的,這真的很瘋狂吧艾比?艾比、艾比、艾-」

Stephen Maurice Graham
史蒂芬・莫里斯・格拉漢姆

來自愛爾蘭的插畫家,現居英國劍橋。有一個可愛的妻子、兩個漂亮的孩子,和一隻愛睡覺的狗。對科技、電玩遊戲和藝術充滿熱情,並經常從中獲得創作靈感。夢想是以自己的作品為基礎,創作一個互動式電玩遊戲。曾與 Nike、Intel、Sony PlayStation、三星與可口可樂等品牌合作,作品刊登於《Vice》、《時代雜誌》與《華盛頓郵報》。

Previou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