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也許不知道的星戰黑歷史

筆者看完《最後的絕地武士》,手癢便有了以下這篇跟舊星戰小說有關的書評。

星戰八部曲令不少影迷心碎,因為路克・天行者對外甥班・索羅的墮落感到自責,創立學院的努力也毀於一旦,成了個消沉的年邁絕地大師。飾演路克的馬克・漢彌爾也表示:這不是他的路克,絕地武士絕不會放棄。(稍後他就像戲中角色一樣,對這段發言感到懊悔。)

我個人支持這種改變;路克在舊外傳裡犯過類似的錯,但他一直維持著某種聖人的形象,但七部曲過度仿效舊作的路線已經證明,現今觀眾並不想看一樣的東西。此外,有些舊外傳故事其實很有意思,有些回顧起來還更具爭議性,或者讓人莞爾。路克在舊外傳裡是什麼樣子,又做過哪些事呢?

我們全是一家人

舊外傳的正式名稱是星際大戰延伸宇宙(Star Wars Extended Universe),實際上就是官方授權的同人創作,從小說、漫畫到遊戲無所不包。它們隨時有被電影推翻的可能──最後也果真在 2014 年被由迪士尼收購的盧卡斯影業廢除(換成星戰傳奇(Star Wars Legends)的名稱繼續販賣──換言之,平行宇宙),好讓路給新世代的星戰電影。

《心靈之眼的碎片》(Splinter of the Mind’s Eye, 1978)是史上第一本外傳,起源也頗為有趣。盧卡斯當時擔心四部曲不賣座,便要電影小說的影子寫手艾倫・狄恩・佛斯特(Alan Dean Foster)寫個備案,將來或許就能拿既有布景和低成本迅速拍個續集。於是佛斯特讓路克和莉亞墜機在迷霧繚繞的沼澤星球明坂(Mimban),尋找原力強大的凱伯(kaiburr)水晶。(這出自四部曲劇本草稿中被刪除的設定;多年後,類似的玩意以 kyber 的名稱放進了新電影。)韓・索羅沒有出現,因為哈里遜・福特尚未答應演出續集;書一開頭的太空戰也被刪去,免得拍攝成本太貴。

在這本評價普通的書裡,路克跟莉亞猛搞曖昧、早一步親了嘴(他們的創造者還沒想到要把他們變成兄妹),然後年輕的天行者靠歐比旺這個外掛跟維德決鬥,砍下對方一隻機器手。就連莉亞也短暫拿起光劍抵抗。最後黑武士即將贏得勝利之際,他摔進了個深坑裡。盧卡斯當時無意繼續發展這個反派,要佛斯特殺掉維德。他沒照辦。

沒有人能讓韓・索羅戴綠帽

早期外傳小說極少,除了《心靈之眼的碎片》,只有韓・索羅跟藍道各有一套早年人生的冒險三部曲,直到《索龍三部曲》(The thrawn Trilogy, 1991-93)和《黑暗帝國》(Dark Empire, 1991-92)漫畫才開啟了 1990 年代的盛期。不過這裡要談的是戴夫・沃佛頓(Dave Wolverton)的作品《莉亞公主的真愛》(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 1994)──另一本 1990 年代的典型星戰小說。

在這本書,官拜將軍的韓・索羅暫時放下對帝國軍閥的討伐,回到首都科羅森,卻發現莉亞被來自海奔星團(Hapes Consortium)的帥氣富裕王子 Isolder 迷得暈頭轉向,就快要接受對方求婚了。裡子面子都輸的韓・索羅跑去地下賭場發洩,卻贏了大獎──整顆星球 Dathomir 的所有權。他向莉亞示愛,反遭嘲笑,憤而用伊索鐸王子送的一件禮物「主宰槍」綁架莉亞和跑去戴斯摩星,希望她會回心轉意。

這種恐怖情人的劇碼,如今是不可能寫出來的吧?

結果戴斯摩星上住滿了危險的原力女巫,然後韓・索羅討伐的那位軍閥呢,這星球根本就是他的呀。路克跟伊索鐸加入冒險,把故事轉成典型的大冒險。最後莉亞重新愛上韓・索羅(嗯……),兩人順利成婚;更重要地,路克則在星球上找到一艘三百年前墜毀的絕地訓練艦,讓他能夠實現復興絕地的夢想。

多年後,特洛伊・丹寧(Troy Denning)的小說《塔圖音幽魂》(Tatooine Ghost,2003)試著進一步合理化和強化莉亞與韓・索羅的感情,並納入前傳電影的新世界觀:兩人趁度蜜月時前往塔圖音,探訪莉亞生父安納金的童年世界,這才對父親留下的陰影釋懷。

索羅夫婦在舊外傳有三個孩子,雙胞胎傑森(Jacen)與嘉納(Jaina),生於索龍元帥危機期間;三子安納金(Anakin)生於一年半後的複製人皇帝危機。可惜就和新電影一樣,索羅家族仍擺脫不了身為全銀河原力最強大家族的厄運。

第一個墮落學徒:比凱羅忍更中二

路克雖然以飛行員和將領身分在新共和奮戰多年,他仍然背負著重建絕地團的重責大任。此外,他認定新共和將需要絕地武士的保護。他在官方贊助下,於亞汶四號衛星的舊聖殿建立了學院。哦,我有提過那個地方鬧鬼嗎?

凱文・安德森(Kevin J. Anderson)貢獻了 1990 年代幾部重要的星戰創作:《上古絕地傳奇》(Tales of the Jedi, 1996-98)描述四、五千年前可歌可泣的絕地與西斯史詩篇,《少年絕地武士》(Young Jedi Knights, 1995-98)青少年系列是第二代小絕地們的冒險。最後便是重要但評價不怎麼佳的《絕地學院三部曲》(Jedi Academy Trilogy, 1994)。

路克的學院起先有約十位學生,其中的少年凱普・杜倫(Kyp Durron)來自 Kessel 香料監獄礦場,父母是帝國政治犯。

杜倫展現出不尋常的原力天賦,在學院進步神速,卻遭古西斯大帝埃克薩・庫恩(Exar Kun)的幽魂迷惑;庫恩可說是 1990 年代最強大的西斯大帝之一,他發起的西斯戰爭徹底撕裂銀河,並在兵敗之際將魂魄封印在聖殿裡,等待捲土重來的一天。

杜倫靠著庫恩的幽魂加持,把路克打到靈魂出竅(真的),然後開著他稍早偷來的帝國超級武器滅日者(Sun Crusher,跟單人戰鬥機一樣大,但能把恆星打爆成超新星;誰還需要跟星球一樣大的超級基地?)向殘餘帝國勢力復仇,隻手消滅了卡利達星的兩千五百萬生靈。最奇怪的是,他跑去安鐸衛星看維德的骨灰,接著逕行宣布自己是西斯大帝。他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呢?

埃克薩・庫恩也沒閒著,試圖毀掉路克的軀體。救星是何許人也?莉亞兩歲的兒子傑森。在路克的魂魄引導下,這位小朋友居然拾起光劍力抗古西斯大帝。杜倫被拉回光明面,在將來成了新世代絕地團的得力助手之一。或許是這段歷史太過誇張,麥可・史塔波(Michael A.Stackpole)後來寫了本《我,絕地》(I, Jedi, 1998),拿他在《X-Wing》空戰系列創造的飛行員兼絕地 Corran Horn 為主角,讓他匿名加入學院、成了於幕後抵抗埃克薩・庫恩威脅的真正功臣,還順便譴責杜倫犯下的暴行。路克在新共和時期有幾位學生誤入歧途,但直到傑森・索羅的墮落,才使他決定自我放逐和追尋答案。傑森多年後會成為路克麾下最傑出的學生之一,以及破壞力遠勝杜倫的新生代西斯大帝;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提摩西・桑和史塔波在 1990 年代末期寫的許多作品,其實都是在試著「撥正」其他作家搞出的怪設定。這大概也是為何進入兩千年代,Bantam 出版社的代理權回到 Del Rey 手中後,盧卡斯影業與出版社的編輯會開始策畫截然不同的小說系列。該系列的突破性與爭議性,連《最後的絕地武士》都相形遜色。


插畫 詹仕靜
封面 《心靈之眼的碎片》一書封面(Hugh Fleming 繪製,Dark Horse Comics)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