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噁心的特攝戰士們——專訪藝術家牛木匡憲

當你瀏覽 Instagram,可愛噁心的迷人角色「VISITORS」每天造訪你的眼前,原本不過是用來自省的畫畫練習,藝術家牛木匡憲卻無法自拔、日復一日提起畫筆,造就了一系列怪誕的「每日訪客」。定睛細看,角色的頭髮可能是蝙蝠/狗/鯨魚/海豚/章魚,每個「人」的五官玩起捉迷藏,彷彿各自擁有一副摩登大聖吸覆頭部的詭異面具,數千張的黑白頭像排列在 @ushikima 裡,他搖身成為另類的卡牌狂熱收藏家。

我們還以為這些假面是為了掩飾——他對描繪肢體或搭配顏色可能沒那麼在行,但點開另一受到八〇、九〇年代動畫與特攝片影響、致敬童年的帳號 @UshikiMasanori,只見特攝戰士們輪番華麗登場,為了先亮出名號而恣意起舞,眼花繚亂的制服與自創的招牌動作可能是擊退敵人的重要手段,或是牛木匡憲用獨特的幽默讓現代人遠離災厄頻仍的喧囂

你小時候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家玩具店,你如何在那打發時間?曾經最想入手的一座模型是什麼?

我真的很常去那家玩具店。我常買翻面圓形卡、卡牌,扭蛋和塑膠模型。最想要的是一座鋼彈模型——不只那座,當時想要的模型幾乎都已入手,真的收藏過很多,雖然不小心全部丟掉了。

現在有在收藏什麼嗎?

因為東京的家很小,現在沒有特別在蒐集玩具,偶爾會買中意的來裝飾家裡,像是古老的超人力霸王和芭比娃娃、少見以女性為題材的機器人等等。還有,我會在工作室的一面牆上用小磁鐵貼比較不占空間的明信片,之前去國外美術館買了很多。

你第一次自創的超人形象與能力是什麼?你認為超人們要具備什麼特質?

最早畫的大多是蒙面摔角手,他們像超人般在空中飛來飛去。

開始創作之後,就完全不會考慮筆下角色的能力是什麼,因為一旦去思考,畫就會變得不有趣,我自己特別重視臉和姿勢的描繪,顏色尤為重要,能力和特質則由之後看到的人去想像就好了。

對小時候的你來說,「超人」是怎樣的存在?現在最喜歡的超人是?

超人象徵著未來與強大。我看過太多超級英雄,真的難以作決定,1970到1980年代的超人都非常優秀,一定要選出一個的話是《假面騎士》。我喜歡假面騎士們的戰鬥姿勢,還有敵人的角色設計非常厲害。

八〇年代後的動畫與小時候的運動經驗,如何影響你在「超人」系列當中對角色姿勢與體態設計?

那個年代的動畫和特攝作品的角色,除了強悍和帥氣外,還有一種不相上下的可愛,這些特色都影響了我。

另外,我小學時學過劍道和高山滑雪,常需要穿戴保護身體的護具、手套和護目鏡,那也影響了我的創作。

你從何處汲取「超人」服裝穿搭的靈感?通常會怎麼考究衣服花紋與配件?

我以前參考過時尚雜誌,會從雜誌剪貼蒐集靈感,但我現在是自己自由設計,順著筆觸隨心所欲地描繪而創作圖案。

你如何著手完成一個作品?請分享你的創作過程。

一開始先用自動鉛筆在紙上速寫,會盡可能畫很多,約4到5張 A4 紙,再從中挑出比較滿意的,接著用 PS 或水彩上色。 

「VISITORS」系列中,頭向左下傾斜的角度是怎麼決定的?其中女性居多是因為?

我是右撇子,所以左傾的角色較容易畫,角色的角度也都是挑我覺得好畫的角度去畫。

比起男性,女性題材在社群平台得到的「讚數」較多,另一個原因是我喜歡畫頭髮,頭髮更能凸顯出畫像的筆觸。

怎麼找到每天要畫的靈感?

我會參考模特兒的照片,但大多數時候我不會從任何東西尋找靈感。基本上,我就是畫很多很多的草稿,才從其中選出有趣的用 PS 製圖。

畫草稿時會嘗試各種想法,​​通常會吸收一些世界上發生的事情,但最近都是像COVID-19、烏克蘭戰爭、選舉等等,這些讓人不忍直視的事,所以我盡可能畫出與現實毫無關係,並能讓人會心一笑的題材。

「VISITORS」每日創作持續至今,產生了怎樣的變化?

「VISITORS」漸漸地變化,我覺得失敗了也罷、主題跟以前重複了也好,「VISITORS」就像日記一樣,反映了我當時的心情,雖然大家滑 Instagram 幾乎都只看圖片,可能沒有注意到,但我最近開始用貼文寫日記。

你的畫讓我聯想到「噁心的可愛」(きもかわ,是不舒服「きもい」和可愛「かわいい」組合出的新形容詞),你有刻意想保持「怪異」嗎?

我創作時有意識到這點,但我的審美觀與世俗定義的美確實不盡相同,而且我作品的水平也並非固定。大多的情況是我想畫出漂亮的女性卻不盡理想,結果變成噁心的可愛,不是百分百有意識地刻意去畫。

你去年底的新作似乎結合了「VISITORS」的細緻頭像和「超人」系列的華麗花紋,之後會有更多類似的嘗試嗎?

嚇到我了,居然被你看出來了!

那個作品是具實驗性的新作品,這個系列會再繼續。

未來的目標?有將「VISITORS」製成立體雕塑的計畫嗎?

想做更多國外的工作,「VISITORS」在香港有變成一座立體塑像。目前沒有其他的計畫。

最後想對讀者說的話?

疫情結束的話,我想再去一次台灣,我忘不了以前在台北車站吃的美味肉包。

©Masanori Ushiki
©Masanori Ushiki
©Masanori Ushiki
©Masanori Ushiki

藝術家、角色設計師
牛木匡憲
Masanori Ushiki

1981年生於新潟,畢業於武藏野美術大學造形學部,現居東京目黑區。曾在文具製造商 SHOWA NOTE 和網站架設公司 KAYAC 就職,目前為自由工作者。
幼時在鄉下商店街長大,受到爸爸經營的時髦雜貨店和家裡對面玩具店影響,身邊圍繞著八〇、九〇年代日本動畫的周邊商品,因此作品大多以日本次文化為基底創造角色。
學生時期熱衷於劍道和滑雪等運動,被「戰鬥」、「速度」與「學會保護自己身體」等概念約束,經常以這類概念呈現筆下角色的姿勢和服裝。
牛木匡憲說自己的創作以童年經驗為基礎,加上一些對世事嘲諷的幽默,並結合時尚元素、不具象徵性的風格,在日本國內及海外舉辦展覽及接案。
合作對象涵蓋主機遊戲、電視、廣告等領域,如伊勢丹、Converse、GU、日清合味道與偶像團體「電波組.inc」、「Little Glee Monster」的專輯封面人像繪製等。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