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藝術陪伴,做他們的心靈捕手——新竹市精神健康協會

今天,讓我們打開心門往外看,看見細小的雨滴遇見燦爛的太陽,然後形成彩虹。多麼有趣啊!

──電影《心中的小星星》

坐落在風城市區的小小工坊,有一群社工陪伴心智障礙青年找回生活規律,融入主流社會。孩子在這學習工作技能,社工同時教導他們如何獨立。短短5天的蹲點交流,我們在這看見一條精神病友的復健之路。

教室裡很安靜,置於角落的電腦播著 YouTube 上幫助放鬆、提升專注度的情境音樂,學員們將精神全投注在完成眼前的畫作。來這蹲點已經第3天,我們一如往常背著相機在他們一旁捕捉畫面,一位學員卻反常地別過頭,表情略顯焦慮。事後向老師詢問學員是否心情不好,老師回應:「沒有啦,其實他很想跟你們交朋友,但他不知道該怎麼表現。」

「心智障礙」指的是在18歲以前,智力發展出現異常,伴隨生活能力適應上與同齡者有所落差。這裡的學員年紀正值青壯,有人容易心思不定,有人則有語言表達困難,大家狀況都不太一樣。社團法人新竹市精神健康協會(以下簡稱協會)長期為精神障礙者提供社區性支持服務,他們打造一間工坊,讓心智障礙青年接受獨立生活功能訓練。

工坊裡,潔白的牆上掛滿學員畫作,設備齊全的教室則供學員培養烘焙職能。老師向我們解釋,這些作業內容耗工費時,考驗孩子的耐心與毅力。諸如烘焙、作畫等課程設計,不單是為了專業養成或興趣發展;將生活中常見的訓練帶進他們的日常,也能幫助學員在穩定的作息中逐漸提升社會適應能力。

一個上午過去,學員桌上的畫作離完成又近了一步,我看著牆上還有角落堆放的那些作品,感受生命的厚度。

一日前往車廠,某位學員正進行職場體驗。車廠停放整排車輛,我們看著他在指導下反覆擦拭、清洗車輛,老師在一旁評估他的作業能力是否達到職場雇用的標準。當天現場氣氛嚴肅,老師反覆提醒工作流程,學員動作有些僵硬,臉上卻沒什麼表情。我望向他,想看穿他的內心情緒。

「其實他們平常看起來跟一般人沒兩樣,但當有機會進入職場,他們與一般人的差異會引起焦慮。」老師說。

電影《心中的小星星》(Taare Zameen Par)中,由印度影帝阿米爾.罕(Aamir Khan)飾演的美術老師,在第一堂課要求孩子們向內觀察自己,仔細從心中找出一幅畫,然後將它畫到紙上。藝術讓他們得以抒發情緒,並助人辨識、覺察內心的真實感受。而在工坊裡,也處處可見藝術的身影。

「學員其實會透過顏色和圖案來表達。」老師回憶,工坊曾有位同時患有智能障礙及思覺失調症的學員,平時問他怎麼了,他總回答不知道,有時甚至不開口。後來在某次以「憤怒」為題的藝術陪伴活動中,藝術老師觀察他的用色只有黑白兩色,且學員將畫紙上的臉塗黑後就翻面。

「藝術老師一直以為他翻錯面,但他跟老師說『我覺得那個情緒(憤怒)很可怕』,連他自己畫完都不敢看。」那次的經驗幫助學員從自己的行為反思情緒,讓老師印象深刻。

除了工坊外,協會本身也有獨立的藝術陪伴資源。面對學員因不善表達而不斷積累的複雜思緒,老師準備黏土還有色筆,讓學員在空白的面具上自由上色,心理諮商也同步在創作時展開。一邊動手捏黏土、一邊輕鬆聊聊。眼看作品完成之際,學員將手中的七彩面具捧起、仔細端詳,那些曾經堆放在心口的沉重大石,已經由他們的雙手將之一一轉化、塑形為自由奔放的豔麗色彩與百變形狀。

「服務滿有趣的,真的需要時間,慢慢看到孩子的改變。」老師有感於一位學員從初期僅能鸚鵡式仿說(echolalia),逐步學會理解、表達,他的世界不再只有他自己。協會用時間織出一張柔軟堅固的細網,透過有溫度的陪伴,承接那些無處安放的心靈。

社團法人新竹市精神健康協會長期為精神障礙者提供支持性社區服務,除了整合社區醫療資源,也在地耕耘,推廣精神衛生概念。圖為坐落在新竹市的教會,記者在蹲點第五天跟著協會參與社區物資遞送服務。(王崴漢)

5天的蹲點,印象最深刻的是放在協會門口旁的大型捕夢網。關於捕夢網的傳說有不同說法,但它始終是用來捕捉惡夢的,是祝福自己還有所愛的人都能走向穩定生活的信物。相信之於學員,協會就是這樣的存在。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