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塔哥尼亞的四萬平方公里土地,一座新國家公園體系的誕生 

這座位於智利的公園是一對美國夫婦的心血結晶,並一度引發國安疑慮,但隨著兩人與智利政府達成共識,這塊廣袤的原野將還給它們最原始的主人


智利‧科克拉內——在巴塔哥尼亞公園的原野上,一隻老鷹飛過乾旱山丘上唯一的房子上空。在距離科克拉內市鎮不遠的山谷,智利總統蜜雪兒‧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宣布,將規劃一個巨型國家公園體系,從位於首都聖地亞哥南方 1,150 公里的奧爾諾皮倫火山,一路延伸到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智利的國土在那裡碎裂成峽灣和運河。

這個公園是克莉絲汀‧麥可迪維特‧湯普金斯(Kristine McDivitt Tompkins)及其夫婿道格拉斯‧湯普金斯(Douglas Tompkins)的心血結晶。道格拉斯創立了戶外運動品牌北面(The North Face)和服飾品牌思捷(Esprit),並自 1991 年起,陸續將其大部分資產用於購買巴塔哥尼亞的一大片區域,總計約 3,450 萬美元。

當巴舍萊講述著公園網絡的建立時,克莉絲汀‧湯普金斯抬頭看到老鷹在她的房子上空盤旋,她倒抽了一口氣。她老公以西班牙文的老鷹「águila」當作自己在無線電上的暱稱。

2015 年 12 月,道格拉斯‧湯普金斯在巴塔哥尼亞發生橡皮艇意外,享壽 72 歲。幾個月後,由湯普金斯夫婦創立的湯普金斯保育協會(Tompkins Conservation)向智利政府提案,如果政府承諾擴大範圍並規劃新公園,打造巴塔哥尼亞國家公園網絡,他們就願意捐贈 4,000 平方公里的保留和復育土地給智利政府。該協會包含多個旗下組織。

進入新巴塔哥尼亞國家公園的主幹道,前方是貝克河與查卡布口河匯流處。 (Meridith Kohut / The New York Times)

巴舍萊政府最後畫出超出湯普金斯夫婦預期的 3 萬 6,000 平方公里,規劃了五座新國家公園,並擴大了三座的既有規模。這項交易是一場罕見的保育勝利,尤其是在一個礦業、林業和農業愈發威脅生態系統和森林的區域。

克莉絲汀‧湯普金斯在採訪中表示,這是夥伴合作,「一個真正的範例,展示公私部門如何攜手進行大規模保育活動,以及國家公園的打造。」

巴塔哥尼亞國家公園體系總計 4 萬平方公里,是美國優勝美地和黃石國家公園總合的三倍,將智利既有國家公園面積增加了將近 40%,擴大了棲息於當地的美洲獅、禿鷹、紅鶴和瀕危鹿種的保護範圍。

湯普金斯夫婦捐贈的公園將於 2019 年 4 月由智利國家林務單位接管營運,其中一座將以道格拉斯‧湯普金斯重新命名。

戶外運動品牌創辦人伊馮‧修伊納(Yvon Chouinard)和登山客瑞克‧瑞吉威(Rick Ridgway)造訪道格拉斯‧湯普金斯的墓地。(Meridith Kohut / The New York Times)

這個計畫「不只對智利好,也對地球好,」巴舍萊在訪談中表示。「這顯示了,憑藉意志與勇氣,就算不是富裕的國家也可以做出這樣的決定。」

儘管如此,這項決策在當地民眾間反應分歧;科克拉內市市長甚至沒有出席 1 月底的宣告大會。

儀式舉行於一個刮著風的早晨,地點鄰近智利與阿根廷國界,距離北方最近的巴爾馬塞特機場(Balmaceda Airport)七小時車程。

沿途未鋪設的道路穿過若隱若現的山巒,兩側是綠松石色的河流,以及似乎沒有盡頭的卡雷拉將軍湖(General Carrera Lake)。

草原上點綴著駱駝的表親原駝,接續其後的是一望無際的原野和森林、深藍的水路和山頭覆滿白雪的壯麗高山,不遠處還有令人歎為觀止的冰原。

巴塔哥尼亞國家公園內包括橡皮艇行程。(Meridith Kohut / The New York Times)

「正巧碰到這天造訪這裡,真是美好的意外,」維吉尼亞大學商學院退休院長約翰‧羅森堡(John Rosenblum)說,他和兒子參觀公園的這天正好是宣告儀式當天。

道格拉斯‧湯普金斯於 1961 年旅經巴塔哥尼亞,時年 18 歲的他是一名探險家和攀岩家。30 年後,他在這裡買了第一塊土地,湖大區 170 平方公里的瑞尼惠(Reñihué)農場,他將農場改造為有機農田。

在克莉絲汀從戶外品牌巴塔哥尼亞的執行長職位退休後,湯普金斯夫婦於 1993 年結為伴侶。自此開始了「以推動智利和阿根廷保育計畫為目標的遊牧生活。」

在與慈善家彼得‧巴克萊(Peter Buckley)的合作下,湯普金斯夫婦在瑞尼惠南方的科爾科瓦多火山(Corcovado)附近購買了 840 平方公里的土地。他們也買下了更南方的土地,以及阿根廷東北方的廣大幅員,也就是他們近期分四階段捐贈給阿根廷政府的範疇。

這些年來,他們不斷購買土地,其中大多是無主地,規劃成超過 2,800 平方公里的普馬林公園(Pumalín Park),園區主要由溫帶雨林組成,包括加州紅木的親戚物種智利柏。

園區內的山谷包含生態農業、高級木屋、營地和登山步道等多種設施,向大眾開放。

一夕間,湯普金斯夫婦成了國安顧慮的核心。

政治人物和軍方對普馬林公園提出疑義。普馬林公園涵蓋了智利介於太平洋和阿根廷國界之間的狹長國土,將智利的土地一分為二,威脅國家領土主權。

企業家和地主控訴道格拉斯‧湯普金斯阻礙經濟發展;國族主義者則說他在巴塔哥尼亞祕密組織錫安主義飛地。

原駝是南美洲的原生物種。 (Meridith Kohut / The New York Times)

智利的大塊國土遭一名美國商人買下,令左派團體大為震驚。羅馬天主教會也抨擊湯普金斯 1990 年在舊金山創立的深層生態學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ep Ecology),聲稱基金會企圖管制人口成長。

湯普金斯遭保守的新聞媒體誹謗,受國會委員審訊並威脅驅逐出境。

接著,湯普金斯於 2005 年開始捐贈土地給智利政府創建公園。同年,政府將普馬林指定為自然保護區。

當時,湯普金斯保育協會又收購了另一大塊位於查卡布口山谷(Valle Chacabuco)的羊場,總計 3,092 平方公里。當地的農場主和農民起身反抗,表示這擾亂了他們的傳統生計。

在國際捐助和合作夥伴的幫助下,保育協會拆除了超過 640 公里的圍欄,移除了 2 萬 5,000 隻羊,並再次建起了高級木屋、營地、健行步道和道路,也制定了恢復自然生態系統的方案,並重新將野生動植物引入牠們的自然棲息地。

「巴塔哥尼亞的遼闊可以撼動靈魂,乃至影響你的肉身之軀,」克莉絲汀‧湯普金斯在新公園網絡宣布成立的當天表示。「很少有地方能像這裡如此迷人,如此令人流連忘返,就像我和道格所經歷的一樣。」

克莉絲汀‧湯普金斯坐在山脊上俯瞰巴塔哥尼亞國家公園。 (Meridith Kohut / The New York Times)
達爾文鶆䴈,又名美洲小鴕,巴塔哥尼亞國家公園是他們的棲息。(Meridith Kohut / The New York Times)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