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自己的作品當作驅動社會改變的一分子」——專訪藝術家托妮‧哈默爾 

妳是從何時、如何成為一名藝術家的?這個職涯選擇是否有什麼特殊的原因或動機呢?

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就在從事藝術創作了。我的職業生涯逐漸由插畫跟平面設計,擴展到互動媒體發展,再演變到現在的美術作品。我一直在創意領域投入各種職位的工作,轉折點應該是在 15 年前,我決定辭去原本的全職工作,把時間跟生命全部投注在藝術創作上。

如何想到作品主題?靈感從何而來?

我的靈感來自於平凡生命:從我所見到、讀到的東西,也從我所接觸到的東西而來。我觀察周遭的世界,嘗試描繪出其中最獨樹一幟的面向。我創作通常會有連貫主題,不同主題分別側重在我認為值得深究的題材上。

妳是如何準備並完成一個作品?請與我們分享妳創作的過程。

我創作的過程是很一絲不苟的。我會先打個小草稿,確定自己想表達怎麼樣的想法或訊息,這些簡單的草圖是隨性揮灑而成,我會放下框架和限制、讓想法自在漫遊。結束時,就畫出了非常多張草圖,我再從中挑選最符合我設想的稿子。接著,我會再想想這張草圖該怎麼呈現,素描或油畫、水彩,哪樣的表現方式和媒材最適合它,再進一步發展作品。大多時候,我會同時著手多張繪畫。

在妳獲得藝術的學位後,又進修了電腦圖像與心理學。為什麼會想學習這兩個領域?

我是一名終身學習者,總是會設法增益我的知識量。另外,我也曾學習建築,它教我怎麼用空間思考問題。學習電腦圖像則讓我獲得一度奇貨可居的專業技能(八〇年代末至九〇年代初)。至於心理學則讓我能有不同的角度,審視這個世界與這世界上的居民(包括我自己在內)。

延續上一題,請與我們分享這些學習對妳和作品的影響。

電腦圖像(尤其圖像使用者介面)的設計就意味著拿視覺傳達資訊,而非其他形式(比方說文字或數字)。要讓生疏的抽象概念化成圖像絕非易事,但卻訓練我如何用視覺、而非語言思考,而這個思考方式仍令我受用至今。心理學的知識則讓我能夠去傳達那些常被忽略的思考觀點,或者去凸顯出那些並不總能為人理解、或潛藏在表面下的思維概念。兩種研究領域的知識,都為我的工作提供偌大幫助。  

妳曾形容妳的作品是「以彩墨評註的人性缺陷」(an illustrated commentary on human frailties),能更深入地闡釋妳的意思嗎?

過去十年裡,我最感興趣的就是人性:我剖析、觀察、研究人性,並在作品中發表成果。有時候,作品裡頭安排了諷刺或詼諧的成分(好舒緩太過黑暗的想法);其他時候,則是用搞笑的標題來調和氣氛。對我而言,作品圖像和標題命名都很重要:兩者共生的關係正是我的作品最根本的要素。

妳想透過妳的作品,傳達怎樣的訊息給讀者呢?

不怕說來矯情,我把自己的作品當作驅動社會改變的一分子(I see my work as an agency for change.)。我設法呼籲大家一同關心我身為人、而不見得是藝術家所擔憂的議題。

妳不工作的時候,都在做什麼?

投入藝術創作時,我不認為自己是在「工作」。創作是我人生裡的常數,它定義了我是誰、我該是什麼模樣。我不認為自己有哪天沒在創作,我沒有一天不素描、塗鴉、繪畫或者創造些什麼。

妳已經從事藝術多年,能給想成為職業藝術家的新手們一些建議嗎?

奉獻、練習、堅持。這個職場競爭非常激烈,有時候,要脫穎而出、讓自己的聲音被聽見,是真的非常困難。你要奉獻你的生命、你所有的心力,每天練習技藝,而且即使是逆境當頭,也要堅持走下去。


托妮‧哈默爾 Toni Hamel 

出生於義大利,現居加拿大的藝術家托妮‧哈默爾,曾學習藝術、建築、電腦圖像與心理學等不同領域學位。哈默爾的作品自由切換於不同媒介之間,以獨特的形式詮釋內容,刻畫人類對於環境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所造成的影響;不僅強調人類行為引起的罪愆與不公,並就本質上提出了該如何改進的觀點。哈默爾相信,「若是我們真心希望,那麼現實的確能夠有所不同。」人類行為與自然世界的互動,是她身為人類所關切的議題,亦是她身為藝術家所堅持闡述的作品主軸。


《本我之島》 The land of Id

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中,精神三部分之一的「本我」(Id)是人類完全潛意識下的思想,負責我們最原始的衝動和慾望,以自我為中心、急迫著滿足個體需求而不顧後果。

這樣的理論,完美描述了當今人類對待環境的態度。本系列關注人與自然之關係,一方面去質問人類與自然之間,自以為的「和諧」關係,所造成的災難性後果;另一方面,卻又充滿了詼諧並發人深省。藉由象徵主義和諷刺手法,「本我之島」建構出一個充滿緊張和不穩定的顛覆性世界,在那裡,一切都有可能,但所見卻又未必為真,在在提醒著剝削自然的行為所可能造成的危險影響。

保持冷靜,繼續前進 Keep calm and carry on,2015,油彩、帆布、畫板,48 x 48英吋
大消融 Big melt,2015,油彩、乳膠、帆布、畫板,48 x 48英吋
海洋世界樂園 Seaworld,2015,油彩、乳膠、帆布、畫板,30 x 60英吋

《滿潮與輕罪》 High tides and misdemeanors

此系列為《本我之島》的續集,依然提供了許多藝術家看待人與自然之關係的觀點,更深入探討人類文化與歷史時代中,典型的社會現象。原文標題典故出自美國憲法第二條的法律用語「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意指重罪與輕罪。將「crime」(重罪)改為「tides」(潮汐)使得標題連結至藝術家一直關心的環境議題,而詼諧的文字遊戲背後,亦是擲地有聲的叩問——人類對待自然的行為,難道不算是一種罪過?

看守 The watch,2017,油彩、醇酸樹脂、畫板,24 x 24英吋
搶劫 The heist,2017,油彩、醇酸樹脂、畫板,24 x 24英吋
冒牌者(喬治的斑馬)The impostor (George’s zebra),2017,油彩、醇酸樹脂、畫板,24 x 24英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