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柏捷頓家族跳舞、玩一場魷魚游戲:為什麼沉浸式體驗大受歡迎?

從《怪奇物語》的場景重現,到《蝙蝠俠》的晚宴,互動式活動正在席捲各大城市中心——粉絲們心甘情願花大把銀子,只為了參加這一場場適合放在 Instagram 上羨煞眾人的活動

倫敦碼頭區(Docklands)現在有一台會呼吸的工業油壓機,它的眼皮就算在沒人關注時也會顫動。它花了18個月、100多萬美元建造,而且根據活動策劃集團 Cityneon 副總經理麥可・奧西諾(Michael Orsino)的說法——它絕對不是機器人。

「我們都把他們稱作生物,連在開會的時候也是,」奧西諾說。「他們真的活起來了,所以我們儘量不叫他們機器人。」這個會眨眼、會呼吸的機器人,是隻恐龍——在「侏羅紀世界展覽」的最後,它會跺腳跟咆哮,這場展覽是根據《侏羅紀公園》系列電影所打造的沉浸式體驗。一個「保活」(keepalive)系統,意味著即使沒人在,展場中的恐龍也會輕巧地活動,「因為我們總希望他們覺得自己存在。」

全球有4場「侏羅紀世界展覽」,8月在倫敦 ExCeL 藝文中心開幕的是一個約1,800平方公尺的人造叢林。而在13公里外的蘇活區,還有一場需要旁白和中場休息的晚宴活動——在蝙蝠俠主題餐廳 Park Row 裡的君王戲院(Monarch Theatre)中,用餐者可以享用10道以 DC 漫畫角色為靈感發想的菜餚,整場體驗包括煙霧器、漂浮餐盤,和不時出現的魔術。

歡迎來到沉浸式時代。恐龍展和 DC 餐點的例子,都還只是冰山一角——今年夏天,倫敦推出了《怪奇物語》和《古墓奇兵》的「體驗」;謝菲爾德推出了《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沉浸式雞尾酒體驗。

截至9月,戲迷們還能在倫敦、埃塞克斯、曼徹斯特的 Immersive Gamebox 場館,重演 Netflix 的《魷魚遊戲》。而在10月,倫敦舉辦了一場根據《奪魂鋸》系列電影所打造的體驗活動,柴郡則有數千人到訪「哈利波特:禁忌森林體驗」。更不用說,還有各種蓬勃發展的沉浸式藝術體驗,比如前陣子在倫敦市中心開幕的「Frameless」。

不管是為了逃避現實、體驗懷舊感,還是踏入劇中場景,沉浸式體驗在影迷間大受歡迎,圖為侏羅紀世界展中栩栩如生的暴龍模型。(Getty Images)

踏進劇中世界

「現在最夯的詞是沉浸式互動,」奧西諾說。「一天到晚都有人在說這個。」為數不多的特許經銷權,主宰著這整個文化景象,每一家業者似乎都打造了自己的迷你迪士尼樂園。但為什麼我們會突然迷上「踏進螢幕」的體驗?在一個愈發黑暗的世界裡,我們是否在尋求逃脫?對於那些被房產價格逼得無法自立、永遠困在青春期的人來說,這算是某種慰藉嗎?或著,我們只是想上傳一堆酷照片到 Instagram 上?

「它背後真正的驅動力,是為了要找到與世界各地的用戶和粉絲,建立聯繫的新方式,」Netflix 現場體驗主管格雷格・隆巴多(Greg Lombardo)說。在訂閱月費漲了1英鎊之後,Netflix 在今年4到7月之間流失了近100萬訂戶。這間公司似乎在擴展其收入來源——「怪奇物語體驗展」的門票,每人52英鎊(約1,900元新台幣)、週六則要62英鎊(約2,300元新台幣)。

「我們真的很想讓人們有機會當一回故事主角、擁有那些超能力,」隆巴多說。參與者會被分到不同顏色的團隊中,每組會分配到一個手勢,他們可以在漫遊《怪奇物語》風的場景時,比出手勢來壓扁遠處的罐頭、開門,以及跟怪物戰鬥。這套體驗還包含來自影集演員的獨家畫面(米莉・芭比・布朗顯然被逼著說:「藍隊,你們很強」),以及與參與者互動的現場演員。

「你沒辦法事先規劃好,不能躲在劇本後頭,」展覽中的30歲現場演員安德莉亞・約翰尼斯(Andrea Johannes)說道。「這會讓人保持警惕。」有些參與者是熱衷互動體驗的狂粉,其他人則會試圖戳破約翰尼斯——因為《怪奇物語》的背景是設定在1980年代,她只得假裝對手機一無所知。約翰尼斯說,對後疫情時代的演員來說,沉浸式活動是一大「福音」。「我們所有人都準備好了,是時候大玩一場、發揮創造力了。」

對很多人來說,被假扮成科學家、巫師或恐龍馴養員的演員搭話,簡直是一場活生生的噩夢,那為什麼有愈來愈多的人,似乎在追求這種體驗呢?隆巴多表示,《怪奇物語》的體驗吸引了所有年齡層的人,而 Netflix 夯劇《柏捷頓家族:名門韻事》的「女王舞會」派對活動,則有87%的參與者是18到45歲的女性。隆巴多稱之為「給成人的畢業舞會」——參與者會加入粉絲創的 Facebook 群組,討論該怎麼為舞會做準備。

「在疫情前我們就發現了,人們對『真實現場體驗』興致勃勃。我們認為這只是在封鎖期間又被強化了而已,」隆巴多說。「我覺得人們在渴望這種社群活動。」

Netflix 熱門影集《柏捷頓家族:名門韻事》的「女王舞會」派對活動中,舞池裡有現場演員在跳舞。(Getty Images)

西維吉尼亞大學傳播學教授伊麗莎白・柯恩 (Elizabeth Cohen),研究受眾對不同類型媒體的反應。她說,劇迷一直以來,都渴望進入虛構的劇中世界,但是網路讓他們的聲音得以被聽見。「我認為,網路讓『極客狂熱』(註)變得更主流了,」她說。「而更主流,也意味著更有利可圖。」

柯恩說,沉浸能讓人在心理上獲得滿足感,因為可以跟他人產生聯繫、緩解壓力,並發揮創意。就像運動一樣,我們既能看、又能實際去做,柯恩說,我們現在既能看影集,也能去實際體驗影集。這是否意味著,我們是巨嬰?「體育迷經常拼命地盛裝打扮,來支持他們喜愛的隊伍,在臉上彩繪、蒐集紀念品等等,」柯恩說。「但我從來沒聽過有人說,體育狂熱讓人變幼稚,那為什麼放到流行文化上,就會有這種雙重標準呢?」

社群軟體與現實之間

蝙蝠俠餐廳 Park Row 的創始人兼沉浸式集團 Wonderland 的執行長詹姆斯・布爾默(James Bulmer) 說:「我打造這整個企業,是為了留住我的童年。」布爾默曾經營高級餐飲公司,並曾任迪士尼的版權主管。某次,在經過一個萊斯特廣場的電影首映會時,他萌生了創業的想法。「我當時有種感覺,這些超棒的粉絲,找不到一個地方,可以讓他們沉浸在自己深信存在的世界之中。」布爾默說他想要打造一個場域,讓人們可以把日常壓力拋諸腦後,浸淫在他們內心最強烈的情緒之中:懷舊感。他表示「很大比例」的客戶是千禧世代,而且他們願意「多花一點錢,來得到更深層價值的體驗。」

Park Row 的菜單價格是一人195英鎊(​​約7,250元新台幣),需要預付。客人們享用芙蓉牛舌等菜餚的同時,周遭螢幕播放著向漫畫致敬的影像。當然,大部分的內容都是設計來讓人拍照分享用的。客人們在享用讓人吸進一堆煙霧的「液態氮酥皮爆米花」時,會被告知「這拍成影片看起來會很酷」。

蝙蝠俠主題餐廳 Park Row 中,以 DC 漫畫角色為靈感發想出的菜餚。(Park Row London)

只要參加任何一場沉浸式體驗,你就要準備好出現在陌生人的照片中。「我們親眼見證了這種想拍下一切的慾望,」布爾默說,他指的是 Park Row 的其中一支 TikTok 影片,獲得了1,070萬次觀看量。

「我說這話,沒有憤世嫉俗的意思——每個人都只在乎他們的手機裡拍到些什麼東西,」大衛・哈欽森(David Hutchinson)說,他是策劃奪魂鋸體驗展的幕後公司 The Path 娛樂的執行長。「社群媒體是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Immersive Gamebox 的執行長威爾・迪恩 (Will Dean) 說,顧客離開時,會拿到紀錄他們體驗活動的「精選 gif」。只需34鎊(​​約1,200元新台幣),你就可以戴上裝有運動傳感器的頭盔,在以螢幕牆打造的箱型房間裡接受《魷魚遊戲》中的挑戰。迪恩說,他明年將在美國和英國開設80間新店,大部分都在購物中心裡。「我們都知道百貨公司不再門庭若市了,」迪恩說。餐廳老闆布爾默則說,他計劃「徹底顛覆商店街」。

2021年,英國每天有近50家商店倒閉,而過去三年中,有五分之一的夜店歇業。去年,The Path 娛樂在圖騰漢廳路站開設了沉浸式大富翁體驗館,那裡原本是家連鎖文具店;他們還計劃在一間舊夜店開設奪魂鋸體驗館。「在 COVID 之後,大街上出現了很多我們以前無法觸及的空間,」哈欽森說。

業者投入數以百萬計的資金到沉浸式體驗之中,但有些體驗相較之下略嫌粗糙。許多活動大概只有一個小時——相較之下,巴黎迪士尼樂園的一日票只要50英鎊(約1,860元新台幣),顯得這些沉浸式活動所費不貲。它們是否能吸引回頭客,或者他們很快就會跟公司社交活動、初次約會之類的「強制性娛樂」連在一起,還有待觀察。

疫情封鎖可能不會再讓提供現場活動的企業關門大吉,但我們現在正處於生活成本節節升高的危機之中,而對沉浸式體驗的興趣可能因此下降。

又或許,不斷加劇的通膨,只會讓人更想穿越到螢幕中的世界。「如果你認真想想,像《怪奇物語》、《柏捷頓家族》這類的劇,都是逃避現實的故事,」隆巴多說。「它們讓我們暫時忘了,那些在自己生活中可能更棘手的事情。」

註:geeking out,指滿懷熱情地研究自己感興趣的事物,通常指非主流愛好。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