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畫是獻給我生命中特定的人」
—— 專訪插畫家 克里斯蒂娜‧達拉

來自巴塞隆納,畢業於 Escola Massana 藝術與設計中心,身兼插畫家和漫畫家克里斯蒂娜‧達拉(Cristina Daura),曾為《Tik Tok Comics》、《紐約客》、《紐約時報》、《Penguin Books》、《El País》等設計雜誌封面、海報和插畫,著有漫畫作品《La Ciudad en Viñetas》。「我的作品,大多是獻給我生命中特定的人們」她說,「但他們未必知道。」克里斯蒂娜的作品看似超現實,但靈感卻來自生活周遭的人事物,她運用特定顏色、連續圖像來創作具有鬆散故事情節及清晰線條的插圖,儘管作品看似大膽而混亂,卻也能從中看到秩序、對稱感,促使觀者進入她想像的世界


妳是何時、如何開始藝術家的工作的?

我想,就如同所有從事藝術相關工作的人一樣,我從來沒有真正開始過藝術家這份工作。塗鴉、繪畫、攝影、寫作,或創作些什麼,這一切打從有記憶以來就已經存在了;所以「何時」和「如何」是非常遙遠的詞彙。但如果要立一個時間點的話,我四年前開始全職當一名藝術家/畫家。那時我有了些積蓄,開始辭掉兼職工作,我發現可以從喜歡我作品的人那邊接下一些委託案,賺取一些收入。我並不確定這是否可行,但我想應該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試看,而我也做到了。

當初想成為插畫家的契機是什麼?另外,請與我們分享作為一名插畫家後妳覺得最棒和最糟的部分。

當我決定學畫時,我正處於一個非常迷惘的時期,試圖去找到作為一個學生該要做的事,但我認識的一些職業插畫家鼓勵我去學畫;我熱愛漫畫,而且我最愛的漫畫家都當過插畫家,所以我想自己應該要去學習這一塊。這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但最重大的轉捩點是,經歷了沮喪而默默無聞的 5 年後,我意識到自己必須放下一切,給自己的作品一個機會。

當一名插畫家是美好的,為客戶或為自己工作都令我非常享受。就好像小時候,花上好幾個小時畫畫,但現在還可以拿到報酬。

當然,並非一切都如此稱心如意,我總是在各種鳥事裡掙扎:糟糕的客戶、奇怪的工作時數、從禮拜一工作到禮拜天,或著忙著處理我的國家每個月要我繳納的自由業稅金,即便我那個月沒有工作。

妳說過,漫畫是激勵妳成為插畫家的原因之一,請分享妳最欣賞的漫畫家和漫畫。他們如何影響妳跟妳的作品?

我想,如果要選出一個漫畫家,我會說克里斯‧韋爾(Chris Ware)和他所有的偉大作品都對我影響很深。他解釋欲傳達之故事的手法、所有頁面的結構、讓人想出現在漫畫中的構圖,以及講述每個故事的節奏——這些東西影響了我的作品:試圖用個人想像力解釋一個故事。

妳的作品中有些重複出現的元素,像是馬、辣椒、黑貓、鴨子,還有蒙著臉的女孩。請問這些元素蘊藏怎麼樣的故事?

所有的元素都多少解釋著我的生活、個人經驗、周遭的人等等。比方說:那隻黑貓代表著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也是我之前的室友,她養了兩隻黑貓,其中一隻很胖,而且老是待在我房間。她是個超棒的朋友,在我做委製的案子時,我決定把她也畫成一個角色。所以每次黑貓出現在我的畫中,我就是在畫有關我最好的朋友的事。鴨子和馬也是類似的狀況。

至於蒙住臉,那是一個開放的創作方式——讓觀者自由去解讀,在遮蓋物的後面,在這個看不見臉的人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妳的作品用色大膽、帶有超現實風格,妳希望觀者如何去感受、欣賞這些作品?希望傳遞給觀者什麼樣的訊息?

於我而言,在最私人的作品中,這是種説故事的方式;這個故事是個人的、是屬於我的,將它以更為超現實的手法呈現出來,賦予了觀者空間,讓它也能成為觀者們自己的故事。

每次觀看故事時,我們會將之個人化,試圖詮釋並讓它們成為自己的;在我的作品上也是同樣的道理。對我而言,我的作品會傳達我的個人故事,但對其他人而言,他們個人的故事會把這些元素跟他們的生活連結起來。

妳是如何準備並完成一個作品?請與我們分享妳創作的過程。

當我從客戶那邊接到一個案子或項目,我會先從聽音樂開始。我每一天都會聽音樂,音樂感染著我,把我送到生命中的各個階段。心情、感官和環境可以作為一個整體來考慮。我時常陷入瓶頸,也有很多疑慮,但我會試圖解決。當我陷入瓶頸,我會沖個澡或散個步,然後開始描繪想法和構圖,記錄下解釋想法的各種方式。當我畫出自己喜歡的東西時,我就會開始用電腦繪圖工具(Wacom Cintiq 繪圖板)。接下來再處理顏色,因為色彩能解釋的東西太多了,所以色彩選擇是我的作品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完成這步之後,作品便完成了。

露波(RuPaul)說的「Unless they paying your bills, pay them bitches no mind.」(別鳥那些賤人說什麼,除非他們付你錢。)是妳最喜歡的一句話。請與我們分享箇中原因,及他和他的話語帶給你的影響。

我愛這句話,因為這是一種思維方式:人們可以批評你的作品、隨便議論你的人生,或做出其他行為,但是如果他們沒付錢養你、或付錢請你工作,根本不用在意他們。這是一種繼續前進的方式,不會因為那些不想讓你前進的人分了心。

我是從露波的變裝皇后電視節目開始認識他的,我以前會跟最親的一群朋友一起看這個節目。他為許多人發聲,這些人有創造性的那一面,有時會因為社會封閉的思想而被掩蓋。

音樂似乎是妳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請與我們分享妳工作時聽的歌單,或者妳最愛的歌曲。

我的清單上有太多歌了。我沒有一首最喜歡的歌或一個最愛的歌單,不過我常會迷戀上一個樂團好一陣子,狂聽他們的歌,再迷上另一個樂團。此時,我正聽著我之前建的歌單,裡面都是我愛的歌,裡頭的歌曲月復一月地增加。最近我迷上了 LCD Soundsystem 的上一張唱片。另外,我在發想點子時,也常聽電子音樂。

妳對未來有什麼期待?下一個工作計畫是?

我計畫實踐的目標是,努力堅持做我所愛,即便我接不到多少案子,或我得到的報酬少了。我只是想要在做自己熱愛的事(也就是畫畫)時能保持快樂。我的下個計畫是在巴塞隆納的展覽,跟笑臉符號有關。偽快樂的爆炸(An explosion of fake happiness)。

最後,有沒有什麼我沒提到但妳想要分享的事情?

我很喜歡妳提的所有的問題!我只是想要分享一下,在文化創意領域工作並不總是那麼棒,你必須經常面對壓力和抑鬱情緒,但這沒關係,最好是有朋友陪伴在身邊,朋友能帶你離開低潮,或請你喝杯咖啡什麼的。


馬球戰 Polo Fight
尼克‧凱夫 Nick Cave
德國雜誌《Suddeutsche Zeitung》封面
日本雜誌《Brain》封面
數學 Maths
生命數 Growing Maths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