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上政治並且要夠嚇人:驚悚片的新王道

《逃出絕命鎮》、《分裂》和《國定殺戮日》的製作人傑森・布倫制定了嚇人的賣座電影新規則——要電影新鮮有趣,來點心理元素,還有銘記希區考克在心


目前看來驚悚電影正大行其道。在本世紀的頭十年裡驚悚片市場蕭條,那時候這個電影類型充斥著毫無道理的無腦虐待色情片,但過去幾年裡,又重見富有想像力、聰慧——而且最重要的是——嚇人的作品問世;你想看的各種驚悚應有盡有,恐怖的超自然性病寓言《靈病》,寒意沁人的幽閉恐懼作品《鬼敲門》,歡樂的白痴龐克樂團大戰新納粹的血腥饗宴《納粹龐克》以及導演班・懷特利(Ben Wheatley)美味黑暗的作品,而這不過是點名幾部片讓你暖暖身。

前陣子,院線又有了《逃出絕命鎮》,喬登・皮爾(Jordan Peele)這部描述年輕黑人男子與他白人女友一家人的不幸初遇的諷刺故事,達成了驚悚類型片最難得的成就:叫好又叫座。影評大讚該片對自由派白人種族歧視的狡獪描繪,觀眾則爭相入場觀看,該票房高達2億美元,而該片的預算僅有450萬美元。

《逃出絕命鎮》的主角昏迷醒後,發現自己遭縛於一台電視機之前。(環球影業)

當然了,《逃出絕命鎮》的成功對於熟知其幕後公司的人來說就不會那麼令人吃驚。過去十年裡,布倫屋製作公司(Blumhouse Productions)堪比以恐怖片縱橫1950至1970年代的英國公司咸馬電影製作(Hammer Films),製作一連串嚇遍半個地球的小成本電影。布倫屋正是大獲成功的《靈動:鬼影實錄》、《國定殺戮日》和《陰兒房》系列電影的幕後團隊,他們的影響力甚至讓奈・沙馬蘭(M Night Shyamalan)停滯的導演生涯回春,在今年稍早推出了賣座的復出作品《分裂》。

很明顯地,布倫屋掌握了讓人們放聲尖叫的訣竅,這正是我們要問執行長傑森・布倫(Jason Blum)他打造21世紀驚悚電影六點計畫的箇中理由。「只要你按著這些規則走,傑森・布倫保證讓你拍出一部驚悚賣座大片。」他說。「如果行不通的話,我會提供我家住址作日後訴訟之用。」

新鮮

這是最重要的一點。電影要讓人耳目一新,感覺有所不同。舉《逃出絕命鎮》來說:拿種族議題拍驚悚類型片的念頭從沒浮上我腦袋。這不像任何別人看過的片子,這正是該片和人們共鳴的理由。

當然,要創造有原創力的東西說的比做的容易。雖然要想出獨特的點子沒那麼困難,要點子又獨特又好可就難了。《國定殺戮日》從紙本看來很難銷出去。現在要事後諸葛很簡單,主張一年有12小時可以合法犯罪顯然是個好點子,可是當初要把片子搞砸的方式可多了。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劇本擱置了整整三年。而講到《逃出絕命鎮》,另一間公司的主管說:「我讀了劇本,我超喜歡。我的老闆打槍了劇本,還覺得我是白癡,但我很希望有人能拍成這個劇本。」他寄了劇本給我,我就做出了這部電影,那位主管現在到我們公司工作了。

切合時事

驚悚片要讓人有當代感,因為第一批到戲院看恐怖片的人通常不到25歲。所以你要讓銀幕上那些人的生活有逼真、熟悉又貼近當下的感受。我認為21世紀的驚悚片真的從政治議題大蒙其利。我不認為電影一定要談到政治,但我想電影真的從政治受益不少。導演約翰・卡本特(John Carpenter)開了政治主題驚悚電影的先河。現在的世界是個嚇人的地方,所以也是一塊沃土。我們看到了反映出川普政權的題材。藝術的醞釀要花上點時間,不過現在都執政這麼久了,這個政府已經從很多有趣的地方滲透我們讀的劇本。當然啦,我情願用糟糕的藝術題材換上好一點的總統,不過現任總統先生帶來的唯一一件好事,就是他給了我們更好的創作題材。

多元發聲

喬登・皮爾是非裔美人。《分裂》的導演奈・沙馬蘭是印度裔美人。現在並有更多女性執導驚悚電影:珍妮弗・肯特(Jennifer Kent)拍了《鬼敲門》;拍人吃人驚悚片《肉獄》的法國導演茱莉亞・迪庫努(Julia Ducournau)。我想這造就了更好的電影環境。如果你敞開心胸,聽聽和你不一樣的人怕些什麼東西,比如不同種族不同性別的人,我認為那效果是很有力的。現在的觀眾組成很複雜,而我們已經看了太多白人男性講的故事了。所以當你碰到哪個人不是白人男性時,那就會有迴響。

《逃出絕命鎮》很棒的地方就是,如果你和很多不同族裔的觀眾一起看戲,電影一開頭,白人都會認同艾莉森・威廉斯(Allison Williams)的片中角色,而黑人會認同丹尼爾・卡盧亞(Daniel Kaluuya)的角色。但等到電影告終,大家都會挺丹尼爾。就那麼一分鐘,我們全都該死地站在同一陣線,每個人突然都能從黑人主角的眼睛看這部電影。我愛死這點了。

記住,這是藝術

再說說《逃出絕命鎮》,如果這個劇本由100個人裡頭的99個人導,如果片子拍下去執行沒弄好,同樣一個劇本就行不通了。喬丹完全抓住了那個調調。你要有好的演員、好的角色和好故事。我想驚悚片的藝術性就和任何別種類型的電影沒什麼兩樣。有超棒的驚悚片,也有爛透的驚悚片。有超棒的劇情片,也有爛透的劇情片。出色的藝術家才能創作出色的藝術。我總會拿一個問題考我們的團隊,如果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還活著,他會怎麼拍呢?我自己覺得《逃出絕命鎮》正是最佳範本。那部片就像是今天的希區考克電影。

錢多,問題就多

用有限的預算拍片。有限的預算反而是個帶來創意的因子,會讓故事變得更好。不是所有電影都要用低預算拍。我就不想看一部低成本的漫威電影。但我們的電影確實能從低成本獲益。我認為當你的錢只夠說好你的故事,你又沒錢搞電腦動畫特效時,這會逼著導演專注在電影最重要的環節。電影畫面長得怎樣倒是次要。你大可拍出全世界畫面最棒的電影,如果演技和故事不好,沒人會看你的電影。相反地,如果演得好,角色很棒故事也很棒,電影畫面沒那麼好的話,電影依然能夠賣座。因此我想最重要的就是——而且現在要說這句話的這個人是藝術品商人的兒子,要是這位商人聽到了肯定會鬱卒——怎麼說故事以及演員才是最重要的,看起來怎樣則是次要。

奈.沙馬蘭以《分裂》一片宣告東山再起。(環球影業)

別忘記嚇人

驚悚片一定要有出色的嚇人橋段。不過要讓電影嚇人的關鍵其實落在嚇人橋段之間的內容。你可以有全世界最嚇人的一個場景,但如果你沒投入故事以及角色的心理狀態,那就行不通。正是把每個嚇人橋段編織在一塊的才是關鍵環節⋯⋯但只有真的愛恐怖電影的人才懂這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