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龍記 2019 》:
到了這版,我們才有了真無忌

何謂江湖?何謂政治?金庸在三次修改《倚天》時步步加重了政治色彩,也讓張無忌的仁義更不見容於被政治化的江湖,這點何不是對照了今日?也對照了金庸筆下的俠道對我們而言,尤如鄉愁般珍稀可貴。

所謂經典即是它是活的,會隨著不同時代出現不同意義,也會讓人隨年紀而有不同領悟。如這次做了大膽嘗試的《倚天屠龍記 2019》,因英雄色彩減低,還原了少年得志後的矛盾處境,編導因而承受罵名,它是爽度最低的《倚天》,觀眾無法跟著它一起快意恩仇,但它卻高度致敬了張無忌的俠情。

年輕的我們只期盼著看張無忌光明頂一戰的高能、年方二十便揚名江湖當教主,抑或是看著眾美女對他的青睞。如以現在超級英雄片的眼光來看,張無忌的確是一個看似爽度很高的傳奇,但一如美國隊長被自己所相信的政府給愚弄,2019 的版本讓我們看到傳奇難逃被名氣反噬的命運,這才是成長的真實。

張無忌(插畫 詹仕靜)

新版本中,我們看的是無忌 20 歲的一夕成名與 22 歲選擇退隱,用他來傳達以「仁」對抗大環境之不易。故事不單從張無忌這視角出發,它立意甚高拍出時代的景深。其中,一段小無忌千里送不悔的經典橋段翻拍得甚好,兩個孩子孤伶伶從中原走到西域,人小如蟻,一路懷抱他們的是有如水墨畫的山水,背景卻是人民餓到會吃人的元朝末年。新版本擴展了故事的視野,讓我們一路旁觀了無忌的成長過程,於是你見識了他的盲點、執著與純真幻滅,這不是我們熟悉的大俠,反而讓觀眾第一次如此親近高能者的有所能與有所不能。

一旦投入革命,有機會問鼎龍椅,明教與張無忌後期的矛盾便被提點出來,江湖被捲進了政治,張無忌也成為了政治明星,如果沒有覺悟,難逃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乖舛。

金庸小說最好的就是人心難測、俠義難全。明教眾人或許一開始揭竿是為疾苦百姓,但眼看大業將成,開始在利益上各有圖謀,這點並不違背金庸原著,新修版裡更加重了抗元的政治元素,及張無忌被朱元璋逼宮辭教主的橋段。金庸出身政論家,何嘗不知身處政治羅網的當下,人所能保有的初心。

如明教右使臥底朝廷多年後回歸明教,急切鞏固自己地位的小動作、左使楊逍看透一切卻過於自負、朱元璋趁亂步步坐大、熱血者韓林兒的被利用、白眉鷹王因外孫無忌得勢而權力慾膨脹,對照的就是張無忌這位大俠的仁心,在江湖上是注定獨行。從明教眾人幾次先斬後奏的決定來看,張教主或許讓他們心服,但他的仁義,對老江湖而言是無法理解與順從的。

這無論在金庸哪一部著作中都說明了仁義俠者的孤獨,與權位的永恆對立。

《倚天屠龍記 2019》好在它的改編立意在最後一集由張三丰來道破,一幕在美術上達到相當高度的武當山畫面,即將被拱上王位的無忌求教於張三丰,他遂以道家真理開導:「觀螻蟻、悟大道」、「大道至簡、萬象歸一」,讓歷經滄桑的張無忌回到了少年時的清明,也不再被威名與人情所挾制。

也因是這樣外表風光、內在掙扎的張無忌,讓這版的張無忌與趙敏之間的愛有了力度,過去的幾版愛情甜人生順,沒有一版拍出兩人為何能刻骨銘心。此版趙敏見證了無忌仁者並非無敵、扶持了無忌太早站在風口浪尖上的脆弱,由20歲出頭的曾舜晞來演,比過去找 30 歲左右的演員來飾演無忌更能凸顯何謂初心、何謂人曾有過的純真。

新版改編層次相當高,因此曲高和寡;它不是大家期待的強大無忌,也不是人們期待的輕甜忌敏戀,更多的是拍出大眾既定印象之外、存有兩面性的英雄,使得很多觀眾不習慣,畢竟張無忌這人物已被樣板化很久,其他的配角形象也未在他版立體過的情況下,只有這次的導演蔣家駿敢與時俱進,原著改編在於還神而非照抄。他在一片罵聲中成全了「張無忌」能勇於下台的真實,這何嘗不是金庸反骨精神的重現,這次的編導才是真切讀懂金庸的人。


插畫 詹仕靜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