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追求女人的男人旁,不可以聊猥褻的事——北野 武

翻譯 陳系美|插畫 詹仕靜

以前有個老爹帶我去銀座。

下車後泊車小弟走過來,我便從錢包掏出小費給他。

後來進了電梯,老爹責備我:「小武,錢不能那樣給啦。」

我不懂這話的意思,「啊?」地反問。

「你要知道,你是藝人吧,而且是知名的公眾人物。大家都在看你喔。你在眾目睽睽之下給小費,讓泊車小弟多難堪啊。應該趁沒人注意的時候,若無其事地遞給他。」

被他這麼一說,我羞得滿臉通紅。

我的恩師深見先生也教過我很多事。當他說:「喂,小武,去吃壽司吧。」店裡若有一個大叔和兩個年輕人,在那當時會各給一萬圓小費。那個時代,我和師父兩人吃握壽司再怎麼吃也不會超過一萬圓,小費竟然就給到三萬。而且不是師父自己付,是要快要離開時,師父把錢包交給我,讓我去付錢。

付錢也要講究時機。

若師父才要起身離席就付錢,壽司店老闆當然會致謝:「師父,感謝您的小費。」

這樣我就會挨罵。

「別讓對方向我道謝啦,我討厭這種事。等我走出店外,你再去付錢。」

這是師父的教誨。

和師父變熟之後,有時我開口邀約:「師父,要不要去吃壽司?」他會搖頭說:

「我不去。」

「為什麼?」

「沒錢付小費啦。」

不是沒錢付壽司錢,而是沒錢付小費。雖然身上有一萬圓,但沒有三萬圓付小費。因為他的作風向來如此,所以沒錢付小費,他就不去吃壽司了。

我覺得師父帥呆了。雖然不是會在電視裡露臉的藝人,但不愧是淺草的深見大師,這種事發生過好幾次。

他有自己的劇團,也常做全國性巡迴演出,當然是個正派的老實人,但也有些黑道性格。該怎麼說呢?就是很有骨氣,卻非常害羞。

看起來帥氣又深諳大人規矩的人,通常都害羞靦腆。

有一次我和師父上淺草的酒店,一位酒店小姐向師父要生日禮物。師父氣呼呼地大罵:「為什麼妳生日,我就得買生日禮物給妳?別鬧了,混蛋!」

可是第二天,師父卻拿錢給我。

「喂,小武,你去松屋行買個女用錢包回來。要買好的喔。」

我照師父說的去買了錢包回來,他往錢包裡塞了十萬圓說:「送去給那個小姐。」

我送去之後,小姐大吃一驚:「咦,為什麼?他昨天還那麼生氣。」十萬圓在當時是筆不小的數目,那位小姐後來打了好幾次電話去師父的後台休息室,但師父打死不肯接。

「那個小姐打了好幾次電話來,您要不要去她店裡坐坐啊?」

「怎麼可以去?我可是有給她小費喔。要是去了,她一定會想說果然來了嘛。這麼丟臉的事,我怎麼做得出來?混蛋!」

師父就是這種人。

然而在這方面,我倒不是好徒弟。

這幾乎已經成為笑哏了。有一次我帶小姐去西麻布的鱉料理店。

我和她雖然不是那種關係,但帶去那種地方喝酒會變成那種關係,所以我就帶她去了。

喝了美酒、吃了鱉料理,話題也歪到那個方向之際,坐在旁邊的大叔們竟說起「我跟那個女人搞的時候啊」,一股勁地聊著猥褻的事。

我逼不得已,只好淨說「電影這種東西啊」之類的話,完全無法展開追求攻勢,最後只能說句「路上小心喔」,然後給錢讓她坐計程車離開。那時我真的氣壞了。

中學時,有個很漂亮的女生搬來我家附近。她養了一隻德國牧羊犬的幼犬,為了和她拉近關係,我也去撿了一隻狗回來,算準她外出遛狗時帶狗出去。我擬的作戰計畫是先以同為愛狗人士的身分和她拉近關係,再藉機和她聊天。

不料我的狗忽然從背後騎上那隻牧羊犬,讓我的意圖變得顯而易見。還沒找到機會跟她說「妳的狗好漂亮」,我的狗已經在扭動腰部。我的狗和我抱著同樣的心情。那個女孩立刻抱起小狗逃之夭夭。

不可以在拚命求愛的傢伙旁露出那種意圖,或做出露骨的事。不過這與其說是規矩,更是我的希望就是了。

不可原諒的是,一起喝酒時說「武哥是好人吧」的女人。

我就是想當壞人、過分的人才找妳出來。被這麼一說,我就只能好人當到底。

臨別之際,女人還補上一刀。

「下次有事,你要再給我出主意喔。」

「混蛋!妳想找我商量,但我可完全不想聽!」

偏偏我又不能這麼說,只能無奈地說:「沒問題。路上小心。」揮手送她離去。這種男人的辛酸,她能懂嗎?

不,我想她懂吧。可是懂歸懂還是會說「你是好人」,女人就是這麼回事。

不過,男人為什麼如此好色呢?

從搖籃到墳墓,男人一輩子都在想這種事。要怎麼做才有女人緣?或者更進一步說,要怎麼追到更美的美女?這是男人最關心的事。我不敢說百分百,但一定有百分之九十九。

我很能體會雄鳥或野獸到了繁殖期,為了追求雌性那種拚死拚活的努力。有的嘎嘎鳴叫,有的變換羽毛色彩,有的跳起奇妙的舞,搞不好還會跟其他雄性決一死戰,使出渾身解數吸引雌性,可是雌性卻雙翅一振就飛走了。雌性跑掉的那個瞬間,雄性就像被彈弓打到的鴿子,整個怔住了,顯得悲傷淒涼。我真的能感同身受。

說笨是很笨沒錯,不過男人天生如此。就算被說都年紀一大把了,但唯獨對這件事就是沒輒。

男人真是悲哀的生物。


本文摘錄自《全思考:吧台旁說人生》
新經典文化 2017 年 8 月出版。

北野 武
1947 年生於東京都,以相聲搭檔「Two Beat」風靡一時,之後除了主持電視節目與廣播節目,更在電影與出版界擁有日本全國知名度。其執導的電影《花火》榮獲1997年威尼斯國際影展金獅獎,2012年執導的《極道非惡2》創下驚人票房記錄,引起社會廣泛討論。著有《全思考:吧台旁說人生》、《超思考》、《愚蠢的架構》(暫譯)等書。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