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南端——停留在遺落時光中的建築

對南歐的印象多是來自於電影。在那,有著陽光灑落的街道、映著樹影的牆,橘紅色的門和藍色的窗,總是穿著全身白色棉麻質感的行人男女,和以自然石板砌成的城市街面,搭配在圍牆上伴隨微風沉睡的慵懶街貓,而這也是正是我實際造訪葡萄牙後的記憶片段


夏末的南歐是宜人的、恰好旅行的,晴朗但不炎熱。抵達葡萄牙機場後,以緩慢的姿態移動到城市中,看著街上的櫥窗,發現即使再時髦的品牌,在此總還是會出現一股樸實的老派感。往來移動的電車也如從記憶中再現,彷彿時間從未離開,而這片土地上也從未改變。一切都與先前存在的電影記憶重疊,這種電影場景再現的真實感鮮少有過。迎面而來的純樸氣息和有點熟悉的溫度,與其他歐洲城市給人的感受完全不同,讓人想起十餘年前尚未受觀光影響的台灣東部。

里斯本是一座依地勢而建構的城市,沿著山坡起伏的小徑,走過整面葡萄牙特有顏色的磁磚牆壁,感受到葡萄牙人以一種爛漫自在的姿態,全盤接收了一切歷史的構成。這些建築乘載著記憶的片段,呈現了大西洋時代的歷史,不同文化對於時代的影響也在構築中得到體現。看著這些遺落在時光中的建築,同時也窺進了時光的歷史;磁磚的色料、材料與地形,以一種渾然天成的狀態將歷史和環境融合在一起。

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兩位葡萄牙當代知名建築師:西塞(Álvaro Siza Vieira)和德莫拉(Eduardo Souto De Moura),這對師徒先後於1992年和2011年榮獲建築最高榮譽普立茲克建築獎,是葡萄牙現代地域建築*主義的代表。他們透過葡萄牙在地材料,在建築設計中應對環境地貌,與自然對話,並回應材料的本質。

*地域建築是指以反映當地環境及地景關係,也透過材料的選擇展現建築師本身對於當地環境之間的體認。

Casa Das Historias Paula Rego, Cascais, Portugal, Architect Eduardo Souto De Moura, 2009, Casa Das Historias, Paula Rego Musuem, Eduardo Souto De Moura, Portugal, 2012, Entrance To Gallery With Tree Shadows (Photo By View Pictures/UIG via Getty Images)

寶拉・雷格美術館(Paula Rego Museum)位於距里斯本約半小時車程的西部小城卡斯凱什(Cascais),那是一座由小漁村轉變而成的海濱度假小鎮。寶拉・雷格美術館由畫家雷格委託德莫拉設計,於2009年建造完成,佔地約750平方公尺。在親訪之前,雖然曾經透過照片閱讀過數次這個空間,但看到實體建築依然令人震撼。從谷歌地圖的衛星影像可以得知,這是一個被樹林所包圍的建築。在前往的路徑上,沿著城市道路行走時可以看到建築物中較高的金字型塔,塔身的磚紅色若隱若現地凸出於身旁的樹林,與周邊的綠林相護呼應。在南歐總有的藍天下,整個磚紅色建築像是一個放置在樹林中的雕塑作品。

美術館的主要正立面僅有一個開口做為主要出入口,其於並無對外窗。沿著建築物繞行一圈,便能發現此建物立面上開口的窗只有三處,設置的都相當巧妙。一處為對美術館內部咖啡店使用的落地窗,此處以整片的落地窗創造了與庭院間的使用關係;另一個形式有趣的小窗則位於建築的轉角處,窗景與展品之間的相呼應,產生了不同的效應。最後則是位於頂部的金字塔型天井,因外牆的封閉,室內的光線從天井進入美術館中,產生光線與空間的對話。

為了回應整個地勢是平緩的地域性,建築物的統一外觀高度為一層樓,強化了如金字塔型的高聳天井。內部的配置以不同使用機能對應不同的室內高度,但為了保持建築外形立面最高點的金字塔形採光井,其演講廳所需求的高度則是利用下挖的空間方式,以此維持立面高度的一致性。

建築外牆材料為混擬土,外部空間統一為磚紅色,立面和兩個金字塔型都利用了混擬土灌製時產生的特殊橫向木紋,後者部分再透過磚紅色的塗料,強化了立面特有的深淺,在不同時分的光線皆有不同面貌。室內展覽空間部分,牆面皆為白色,地板則是卡斯凱什在地的大理石。德莫拉總能讓同樣材料在一個作品之中展現多元的面貌,並在整個的空間配置及設計上,呈現出集大膽和內斂優雅於一身的氣質。

在參觀完寶拉・雷格美術館後,為了看西塞早期經典的地域建築作品,我回到里斯本,向北前往葡萄牙第二大城波爾圖。相較於里斯本,波爾圖少了一點外來的商業感,維持著古樸,散發著老派的文化氣息,地勢亦如同里斯本一樣高低起伏,但相較起里斯本來地緩和。穿梭於小巷內歷史悠久的小舖和書店間,在波爾圖的老城街區行走是自在舒適的。少了觀光感,多了一分南歐居民的在地的悠閒。


Leã‡a swimming pool; 1966; piscina de leã‡a da palmeira; 1966
Leã‡a swimming pool; 1966; piscina de leã‡a da palmeira; 1966

在從波爾圖車站前往海濱游泳池(Leça Swimming Pools)的途中,經過城市時總覺得路上行人稀少,抵達時海濱時看到海灘上滿滿的人潮,才驚覺原來市民多半都在此度過炎熱的夏日午後。

海濱游泳池是西塞早期的作品,展現對環境地域的尊重,而或許是因為我對於自然地景份外喜愛,這樣低姿態的建築總讓我覺得特別迷人。

西塞將與聯外道路入口處設置為混凝土構造的斜坡,順著斜坡步行往下將會進入到原本建築體。建築體、內部隔間及設施也都是以同一種混凝土構造行程,整體建築以一種線性形式配置,配置的方向與海岸線平行,步道與換洗室等機能皆配置於此區,順應地形步道漸漸往下前進,步道上方時而有屋頂,時而開了窗讓光線流入,時而可以毫無遮掩地直接看到下方的泳池,最終抵達與泳池最接近的平台。

海濱泳池鑲嵌於礁石之間,地勢與海平面相近,有深淺兩個池子。不同於一般泳池的方正,海濱游泳池的形體以周邊的自然礁岩圍塑為線條,呈現自然的線條。隨著日落的時刻,看著倒映下的海面,這作品展現極大對自然的謙讓,尊重也巧妙的利用自然的環境。

如同礁石構成的泳池,與海濱連成一線,延伸自然地表,漲潮時就讓它自然淹沒,低維護又介入自然深刻,讓我不禁再次讚歎這個於1969年就完成的公共設施作品,也深刻感受到西塞的細緻及浪漫。在西塞的作品中,總能看到利用葡萄牙當地天然地景的特殊性,並以極簡的構造語彙產生發想,創造出屬於他個人風格的作品,回歸於建築本質,質樸而細膩。

葡萄牙的地域建築透露著一種回歸和對應環境的內斂,一種在意環境、空間與自然的人文對話,一種來自建築旅行的深刻滿足。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